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墨香满谷

操千曲而后晓声,闻弦歌而知雅意,观千剑而后识器!

 
 
 

日志

 
 

贾诩:把生存法则演绎到极致的“毒士”  

2017-05-04 19:10:58|  分类: 《野史逸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贾诩:把生存法则演绎到极致的“毒士”

贾诩:把生存法则演绎到极致的“毒士” - 陆泉润 - 墨香满谷

如果说荀彧和荀攸让司马懿产生了一丝亲切的话,被称为“毒士”的贾诩则是让司马懿感到一阵阴冷。

汉末群雄时代牛人如云,但是很少有人能牛到贾诩这种档次,因为正是此人,只用了一句话,73个字,便亲手毁掉了汉王朝最后的希望,一手缔造了三国乱世。

公元192年,祸害汉王朝三年之久的董卓被王允用计除掉,董卓军事集团也随之瓦解,风雨飘摇的东汉王朝终于得到喘息的机会。说不定,乱世就要结束了。

所有人都开始对未来产生了信心,只有西凉兵团很绝望——听说王允要赶尽杀绝,中原呆不下去了,赶紧回老家吧。

董卓手下大将李傕郭汜也在逃亡行列当中,因为这两人的马好,所以跑的比谁都快,但是他们还嫌不够快,打算解散部队一个人偷偷跑回家。就在这时,一个文士拦在他们马前:“两位,别急。”

能不急吗,再不急脑袋就没了,“赶紧让开”,李傕不耐烦地举起马鞭想把这个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文士轰走。

但是文士的一句话立刻让李傕的鞭子落不下来了:“我听说长安打算把凉州兵团赶尽杀绝,你们遣散了军队独自回家,一个村支书就能把你们俩捆起杀掉!”(闻长安中议欲尽诛凉州人,而诸君弃众单行,即一亭长能束君矣)

李傕和郭汜面面相觑,他们只想着如何安全跑回凉州,但回到两周后手里没有了枪杆子的自己会面临什么命运,这两人还真没想过。

“反正横竖都是完蛋,不如干脆玩票大的,把凉州兵全部集结起来,我们去打那里!”文士把手指向东方,那是长安的方向。(不如率众而西,所在收兵,以攻长安,为董公报仇)李傕郭汜震惊地看着眼前的文士,这人谁啊,好大的手笔!

看到李傕郭汜还是犹豫不决的样子,文士继续分析到:“这事儿如果成了,咱们以后就可以打着皇帝的名号到处得瑟了,如果没成,那大不了再次跑路。”(幸而事济,奉国家以征天下,若不济,走未后也)

李傕郭汜再怎么傻大粗也听出来了,这是个无本万利的买卖,只赚不亏,傻子才不干。两人对视了一眼,一拍大腿,“拼了!去长安,干他娘一票大的!”说罢,二人下马朝文士作了一揖:“多谢先生指教。”


那文士一脸轻松地微笑:“妈的,我终于不用被村支书捆起来杀掉了。”

这个文士就是贾诩,一句话,七十三个字,把刚刚露出和平曙光的东汉帝国重新搅得天翻地覆,直到李傕郭汜兵败,汉献帝被曹操迎到许昌沦为傀儡,汉王朝彻底失去了翻盘的可能。

什么叫“一言可以丧邦?”这就是。什么叫毒士?这就是。贾诩只想让自己生存下去,至于由此带来的后果,根本不在他思考的范围内,数十万百姓的生命再搭上大汉王朝四百年的基业,就换来贾诩不用被村支书捆起来杀掉。

这就是贾诩,一个出生在西凉武威,生长在大漠戈壁的男人。他奉行的是来自大漠的狼性准则:为了生存不择手段。如果说曹操的哲学只是“宁我负人,毋人负我。”而贾诩的哲学则更毒辣:“宁死道友,不死贫道”。

毒吧?更毒的还在后头。

作为李傕郭汜之乱的始作俑者,贾诩居然没又受到丝毫牵连。这当然不是因为贾诩长得帅、人品好,而是他精心谋划的成果。

打下长安后,李傕对贾诩感激的五体投地,说什么也要给他封侯,贾诩说什么也不肯接受:“我只不过是为了救将军一命,将军的好意我心领了,爵位,我看就算了……”。李傕瞬间感动了,好人啊!好人!

既然不接受爵位,那就给官位,李傕又准备封贾诩为尚书仆射。

尚书仆射是尚书台的二把手,尚书台相当于国务院,是全国军政机要事务的处置机构,所以当时有“天下枢要,皆在尚书”的说法。而尚书仆射则相当于国务院副总理。

这么高的职位贾诩当然不肯,理由很简单,拿了你的官,就是你的人了,你们俩名声都臭出了八条街,跟你们混,没好下场。心里是这么想的,但表面上贾诩还是说的冠冕堂皇:“尚书仆射是百官的师长,天下的榜样啊,我贾诩何德何能?如果我接受了这个官位,对国家是没有好处的。”

单细胞生物李傕已经感动地泣不成声:一个凉州人,不远千里来到长安,毫无利己的动机,把凉州兵团的生命当做自己的生命,把东汉王朝的事业当作自己的事业,这是什么精神?这是忠君爱国主义的精神,这是大公无私的集体主义精神,每一个大汉子民都要学习这种精神。

贾诩转过头去,一声冷笑。

打从一开始贾诩不看好李傕郭汜,这俩人只是自己的跳板而已,迟早会完蛋,贾诩需要寻找新的出路,不过在此之前,他必须尽快洗掉身上的“乱党”气味。

急于洗钱的贾诩把目光对准了汉献帝。

这时候的汉献帝,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除了他自己,基本没人把他当个事儿,可是再怎么不把他当回事儿,皇帝就是皇帝,名分是摆在那里的。于是,贾诩开始高调地充当起了“护花使者”,当然,贾诩护的不是汉献帝,而是自己的羽翼。

李傕想把汉献帝送到自己的军营里“保护”起来,贾诩立刻跳出来反对:“不行!你这是软禁天子,这是不符合道义的!”李傕当然不会管什么道义,还是把汉献帝“保护”起来了,贾诩也不在乎最后的结果,他已经把姿态做足,展现出了自己和乱党不同的立场。

贾诩从李傕郭汜同党中抽身的决策确实无比英明,没过多久两个暴发户就因为一个女人打起来了,李傕找来了比西凉兵更野蛮的羌胡雇佣兵帮自己打郭汜,为了调动这帮人的积极性,无法无天的李傕居然许诺:“一旦灭了郭汜,皇宫里的美女你们随便享用!”

宫里的美女!那可是全国美女五百强啊,一帮西北大老爷们儿眼睛都绿了,天天聚在皇宫门起哄:“对面的美女看过来,等哥灭了郭汜就把你们抱回家,嗷嗷!”

大汉皇室的尊严连狗屎都不如了。汉献帝找来护花使者贾诩,可怜巴巴地望着他,希望他能拿个主意,至少别让这些家伙再这么乱叫了。

一边是手握重兵的李傕,一边是倒霉催的汉献帝,贾诩想都没想就做出了决定:帮汉献帝。

于是,贾诩秘密地将雇佣兵头子请来喝酒吃饭。酒喝地差不多了,贾诩开始忽悠这帮大老粗。

具体怎么忽悠的历史上没有记载,总之忽悠地非常彻底,彻底到什么程度?最后这羌胡兵非但不在皇宫门口起哄了,而且一股脑儿全部撤出了长安。也因为羌胡兵的背叛,李傕的势力从此一蹶不振。

“对不起了李傕,我想在这个乱世生存下去,如果你必须为这个目标而死,那我绝不会手软。”这就是贾诩的风格。

经过不懈的努力,贾诩终于把自己成功洗白,李傕郭汜死后,贾诩非但没有受牵连,反而名声越来越大,接着,他又为自己找到了新的下家:同样是凉州兵团出身的军阀张绣。

张绣依然只是贾诩的跳板。

公元198年,张绣投降曹操。作为张绣的部将,贾诩也被曹操接管。但是此时的贾诩地位比后来的司马懿还不如,作为一个背后没有大家族撑腰的新员工,而且还是被收购的子公司员工,在曹操的帐下很难引人注目。

贾诩自有毒计。

得意忘形的曹操非但接收了张绣的部队,也接收了张绣的婶婶:邹氏。更过分的是,曹操还跟自己手下大将胡车儿眉来眼去。

是可忍孰不可忍。贾诩的机会来了,立刻向张绣献计,反了。

这一战,曹操的大儿子和心腹爱将典韦身死,曹操恨到牙痒痒,也记住了贾诩这个名字。

公元198年,贾诩用一次教科书般的追击战击败曹操,再一次把自己的名字深深烙在曹操心里。

这几场仗打下来,张绣算是把曹操得罪死了,所以199年,袁绍派人来劝降的时候张绣恨不能给立刻袁绍跪舔。这时候贾诩站出来了,指着袁绍的使者就是一顿骂:“你们主公连自家兄弟都容不下,怎么可能成大事,送上我家主公的敬意,你打哪儿来回哪儿去吧。不送。”

使者被骂的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出于对贾诩的信任,张绣并没有当场质疑,等到使者气哼哼地走了,才满头冷汗地问贾诩:“我说贾先生,你这是把我往死路上推啊,你把袁绍骂走了,难道让我干等着被曹操玩死?”

贾诩歪歪嘴角,神秘莫测地说:“怎么会呢?我们可以投奔曹操。”

张绣忍不住要去摸贾诩的额头,看他发烧没:“我杀了曹操的长子和爱将,还去投降他?你嫌我死得不够快啊?”

贾诩就料到张绣会这么问,不紧不慢地解释说:“你杀过曹操的儿子,这才是主公你最大的优势……”张绣又来摸贾诩的额头,贾诩一把抹开,“主公你想,曹操是一个要做大事的人,必须要显示自己的气度,收拢人心,而最好的方法莫过于善待自己的仇人。曹操这两年仇人不少,如果他为了报仇把主动去投奔的人杀了,那么以后谁还敢去投奔他?”

张绣作出一副“虽然没听懂但是感觉很有道理”的样子。

贾诩继续演说:“况且,袁绍实力强大,主公去了不过是锦上添花,曹操实力弱小,主公去了那可是雪中送炭啊,曹操和袁绍,谁更重视你,这还用我说吗?”

贾诩一番忽悠听的张绣连连点头,当场就同意投降曹操。

“凉州兵团出来的人都是单细胞生物吗?”从议政厅出来,贾诩恶毒地耸耸肩。

曹操果然一副不计前嫌的样子,兴高采烈地迎接张绣的投诚,张绣一边感激曹操的大度,一边佩服贾诩的老辣。他丝毫没有想过两个问题:第一、领导想整死一个人有无数种手法。第二、曹操想整死一个人,可以等很久。

建安十二年,张绣跟随曹操远征乌桓的路上死了,死的莫名其妙,死的让人浮想联翩。

其实,在张绣归降的当天,曹操的笑脸并不是给张绣,而是给贾诩的,趁张绣不在的时候,曹操握着贾诩的手兴奋地说:“让我守信大度的名声传遍天下的人,是你啊!”然后,贾诩被表举为执金吾,封都亭侯,迁冀州牧。

贾诩又一次踩着别人的尸体,成为了最后的赢家。

跟这样的毒士做同事,年轻的司马懿想起来就打冷战。取而代之?开玩笑吧,不被他拿来做垫脚石就不错了。乱世人命如草芥,低调地生存下去才是王道,在这个问题上,司马懿和贾诩到是同一类人。

——《隐忍的老虎司马懿》

网摘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