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墨香满谷

操千曲而后晓声,闻弦歌而知雅意,观千剑而后识器!

 
 
 

日志

 
 

丑女皇后贾南风为何能淫乱后宫十余年  

2017-05-08 08:46:15|  分类: 《野史逸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丑女皇后贾南风为何能淫乱后宫十余年

晋代惠帝司马衷的皇后贾南风。贾皇后相貌丑陋,而心也是阴毒无比,她是个妒嫉成性的女人,最见不得司马衷垂爱宫中的其他嫔妃,尤其是见不得别的女人怀上龙种。有一次,有一宫嫔已身怀六甲,因怕贾皇后生气,一直用丝带裹着小腹,所以贾皇后一时尚未察觉。贾皇后得知此宫嫔怀孕后,便疾步赶到宫嫔的房间,喝问宫嫔是否怀孕了。宫嫔不敢答是,也不敢撒谎答否,只是低头不语。贾皇后冷冷一笑:“既然你没有怀上龙种,那一定是与他人私通,肚里定是孽种!来人,把这个淫妇的肚子剖开!”侍卫抬手就把手中的戟刺向了宫嫔,锋利的戟刃把宫嫔的肚子划开了,胎儿连同一注血水流了一地。宫嫔与小小的胎儿立时魂归西天,而贾皇后狞笑着飘然远去了。

丑女皇后贾南风为何能淫乱后宫十余年 - 学历史 - 学历史

东晋时的权臣贾充靠谄媚的伎俩,深得晋武帝宠幸。武帝的儿子太子司马衷是个白痴,当时司马衷已十二岁,到了择偶的年龄,武帝欲为他选卫瓘之女为妃。贾充的妻子郭槐听说后,暗地里贿赂宫人,托她们向杨皇后处说合。于是杨后劝武帝纳贾女为太子妃。武帝摇手说:“我意聘卫女,不愿聘贾女。卫瓘家风好,卫女秀美聪慧,贾充妻善妒成性,其女丑劣,身短面黑,优劣不同,怎么可以舍长取短呢?”

杨后说:“我却听说贾女颇有才德,陛下不应固执成见,以致坐失佳妇。”武帝半信半疑,后来在一次与诸臣宴会时论及太子婚事,荀勖极力吹捧贾女如何贤淑,荀瓘、冯紞两人也连声称赞贾女。说得那么天花乱坠,武帝也不觉移情,却不知这几个人都是贾充门下的走狗。

武帝问:“贾充共有几女?”

荀勖说:“贾充前妻生的二女已经出嫁,后妻生的二女,尚未嫁人。”

武帝又问:“这二女多大了?”

荀勖又说:“臣听说他小女儿最美,年方十一,正好入配东宫。”

武帝说:“十一岁太小。”

荀瓘接口说:“贾氏第三女十四岁,相貌虽不及幼女,才德却比幼女为优,况且女子尚德不尚色,还请陛下斟酌!”

武帝说:“既如此,不如就贾氏三女罢。”于是在酒宴间定下了这一门亲事。

贾充妻名叫郭槐,性妒悍,贾充惧内,俗话说惧内者多富,大致不差。郭槐所生的二女,大的那个叫贾南风,小的那个叫贾午。贾南风矮胖丑陋,贾午虽身材短小,但相貌比贾南风还好些。到了司马衷娶妃那一日,武帝懊悔不迭,不过一蠢一丑,可算是无独有偶,而且两口儿十分合得来,郎有情女有意,真是天赐良缘啊!

贾南风心性妒忌,嫔妃罕有进幸的。而且她极为酷虐,曾亲手杀死了好几个受丈夫宠爱的宫女,如果哪个宫女怀了孕,她就以长矛戳其腹部,使这宫女和胎儿立即死亡。武帝听说了十分愤慨,要废去贾氏。杨后却说:“贾充屡有大功于社稷,岂可以其女妒而忘之?”于是武帝才放弃了废贾氏的念头。

太熙元年,晋武帝死,太子司马衷即位,是为惠帝,立贾南风为皇后,已故的武帝妃杨皇后尊为太后。惠帝蠢顽如故,外事悉委太后父杨骏,内政全出贾南风,自己如同木偶一般。惠帝的外祖父杨骏专权,所有诏命,先给惠帝看,再告诉杨太后,其实不过摆摆样子。

以前武帝活着的时候,侍中和峤曾对武帝说:“太子朴诚,颇有古风,但末世多伪,质朴如太子,恐不能了陛下家事。”话还算委婉,其实司马衷白痴有余,质朴倒谈不上。话传入贾南风耳中,未免记恨在心。惠帝即位后,有一次贾后藏在屏风后,惠帝照着贾后教他的话问和峤:“你常说我不了家事,现在怎么样?”和峤说:“臣以前曾对先帝有此言,如臣言无效,便是国家有幸了。”惠帝哑口无言。

贾后生性阴鸷,想干预外政,偏上有太后下有杨骏,不能任所欲为,因此积怨成仇。于是怂恿汝南王司马亮入清君侧,司马亮转告楚王司马玮。永平元年,司马玮入朝。贾后派人对惠帝慌称杨骏谋反。惠帝哪里知道什么真假,降诏夺杨骏官。

杨骏得知内变,忙召众官相商,主簿朱振说:“楚王玮无故入朝,必有谋明公之心,此定是阉竖为后谋,不利于明公。而今之计,宜速烧云龙门以胁之,索造事者首,引外营兵拥皇太子入宫取奸人,殿内震恐,必斩送之,不然无以免难。”

杨骏平日骄愎无比,此时却狐疑不决,他嗫嚅说:“云龙门建造时工费巨大,怎么可以遽然烧了?”

侍中傅祗见杨骏无能,便起座对杨骏说:“我入宫看看形势。”又掉头对群臣说:“宫中不可无人。徒然在此聚议,没有什么用处。”

群臣起身皆走,只剩下尚书武茂还呆坐着,傅祗瞪眼看着武茂说:“公非朝廷大臣么?今内外隔绝,不知天子所在,怎得安坐?”武茂才惊起,随众同出。大概这傅祗算得上天下第一聪明人了。可见杨骏已是众叛亲离。

贾后恐杨太后救父,派心腹密去监视,果然有杨太后写的帛书,从宫中射出城外,上面写着:“有人救得杨太傅者千金,赏万户侯。”贾后便宣言说太后同杨骏谋反。不久,藏在马厩中的杨骏被乱兵刺死,其手下连同家属被杀超过三千人。

贾后将杨太后徙至永宁宫。她暗中复唆使群臣纠弹太后。不久诏书废杨太后为庶人,禁锢在金墉城中。贾南风心如蛇蝎,又唆动狐群狗党,将杨太后的母亲庞氏枭首宫门。临刑,杨太后抱持号叫,并剪下自己的头发,上表贾后,自称为“妾”,乞求放其母庞氏一条生路。废太后拼命哀求,贾后反加催促,刀光一闪,庞氏的头掉了下来。除掉杨骏后,朝臣推举汝南王司马亮和元老卫瓘共同辅政,贾后仍未完全掌权。司马亮渐渐自用自专。贾后欲除司马亮而后快,她自草密书,胁令惠帝照写。然后把诏书交给楚王司马玮,密令他杀掉汝南王司马亮和卫瓘。

司马玮得惠帝手书后召入禁兵五百人,捉拿住司马亮。司马玮下令军中:“斩司马亮者,赏布千匹!”乱兵一齐下手,有的割鼻,有的劈耳,有的砍手足,霎时间将司马亮乱刃分尸。

谁知螳螂扑蝉,黄雀在后,贾后派人持幡对跟随司马玮的兵士说:“楚王矫诏杀人,你们如何盲从?”话未说完,兵士都吓跑了。司马玮左右没有一人,窘迫不知所为,卫士立刻把司马玮拖落车下。又一道诏书颁下,说司马玮擅杀大臣,谋图不轨,立即斩首,可怜司马玮死得胡涂。

从此贾后专权朝政,开始肆无忌惮地妄为。废太后杨氏幽居金墉城,尚有侍女十余人,不久那些侍女都为贾后所杀,以致杨氏数日没有一口饭吃,一代母后最后竟饿死了事。真所谓养虎自噬。

惠帝好似一个傀儡,事事惟贾后所命。这一年发水灾,四方饥馑,惠帝听到这个消息,随口说:“百姓没有吃的,为什么不吃肉糜?”左右都掩口失笑。惠帝曾游华林园,听到虾蟆的叫声,便问左右:“虾蟆乱鸣,为官呢?为私呢?”左右又笑不可抑。有一人说:“在官地为官,在私地为私。”惠帝还一再点头。

凡军国重权,全在贾后一手遮天。甚且床笫间,也有人替惠帝效劳。惠帝却全然不知,任凭贾后择男宠侍寝。太医令程据相貌英俊,身材伟岸,贾后借医病为名,一再召诊,并要他值宿宫中,连宵侍奉。程据屈服贾后的淫威,不得已夜夜在绣枕上拼命。贾后令心腹侍女在洛阳街市招寻美少年入宫交欢,她为了满足性欲,和这些男子通奸,可是又怕走漏风声,有损名誉,就将伴寝男子一一杀以灭口。

洛阳有一个盗尉部小吏,长得面目韶秀,像女孩一样,只因家境贫穷,一向褛楼垢秽。有一次他失踪了好几天,当他重新出现时,身上穿着宫锦制成的华丽衣服,有人问他衣服从哪里来?小吏不肯说实话,大家都怀疑他偷的。正好贾后有个远亲家里被偷,遂怀疑这个小吏。小吏被抓起来,才招供说:“不久前,我曾遇到一位老妇人,她对我说,她的家里有个重病人,巫师占卜后说,要找一个家住城南的少年去冲邪,病才能痊愈。她说麻烦我跟她去一趟,事后必当重报。我见她说得恳切,就随她上了车。我刚上车,车上的帷幔就放了下来,还让我坐到用竹篾编织的大箱子大约走了十几里。过了六七个门槛,老妇人才打开箱子让我出来。我抬头一看,顿时惊呆了,只见亭台楼榭,雕梁画栋,金碧辉煌。我问这是什么地方。老妇人说在天上。随后便让我用香汤沐浴,并为我拿来好衣美食。当我吃饱喝足了,也穿戴整齐了,老妇人就把我带到一间富丽堂皇的屋子里,那里面坐着一位贵妇人,年约三十五六,身短且胖,面色青黑,眉有赘瘤,她约我同席共饮,同床共寝。临别时赠此华衣,并不让我在外边说,她说若我转告外人必遭天谴。”说至此,原告人不禁面红耳赤,已都知道是贾皇后,盗尉令告诫小吏以后不得再说这件事,接着便一笑退堂了。大概贾后常以这种方法载男子入宫,不中意而死者甚多。独此小吏,贾后因爱之而得全。于是洛阳城内都知道了此事。

贾后淫虐日甚,秽闻中外。每次惠帝临朝,贾后必在珠帘后面坐着。贾氏子弟恃权借势,卖爵鬻官,南阳人鲁褒做《钱神论》讥讽时事:“钱字孔方,相亲如兄,无德反尊,无势偏热,排金门,入紫闼,危可使安,死可使活,贵可使贱,生可使杀,无论何事,非钱不行。洛中朱衣,当涂人士,爱我家兄,皆无已已。”时人俱为传诵。关内侯索靖知天下将乱,过洛阳宫门的时候,指着铜驼,叹息说:“铜驼铜驼,将见你在荆棘中了。”

太子司马yù非贾后所生,每天与宫妾嬉闹度日。贾后想废去太子,就让黄门李已、阉宦刘才怂恿太子:“殿下富有天下,贵为太子,诚可及壮时极意所为,何故自为拘束?”司马yù于是慢傲益彰,他好缮壁修墙,在宫中建了一个买卖的市场,他每天在那里卖肉为乐,他以手估摸斤两,竟能做到分毫不差。舍人杜锡常劝太子修德进善,太子反恨他多言,等杜锡入见时,先在椅子上插针数枚,杜锡一坐下便被针刺臀,血流满了裤裆。从此无人敢谏,言路阻塞。

贾后的妹妹贾午生下一男婴,贾后将男婴弄入宫中,佯称自己怀孕所生。她嘱令内史,暴扬太子的恶行,以为废去太子做准备。元康九年内廷下密诏,说是皇上有病,令太子立即入朝。太子不知是计,到了宫中,有内侍出来引他暂憩别室。刚坐定,一个宫婢诈说圣上命赐酒三斤。太子酒量浅,饮了一半,已是醉意醺醺,便摇手说:“我不能再喝了。”那宫婢瞋目呵斥:“天子赐殿下酒,殿下不肯饮尽,难道是怕酒中有毒么?”太子只好把余酒一吸而尽,饮完后大醉。又一个宫婢持了一张纸,让太子照写一份。太子醉眼模糊,也不看是什么字,依次照录,字迹歪歪斜斜。写完后酒尚未醒。第二天,惠帝拿出那张纸,遍示群臣说:“太子不仁,其书如此,将欲弑朕,合当赐死。”百官接阅,纸上写着:“陛下宜自了;不自了,吾当为了之。中宫亦宜速自了;不自了,吾当为了之。与谢妃共安,克期而发,扫除患害。” 大臣看完,彼此面面相觑,不发一言。殿后却趋出内侍,奉贾后命,取了太子平日手书的十余笺,令群臣对核笔迹。大臣皆依违两可,聚讼不决。贾后看日影西斜,还是没有结果,即令侍臣草表,免太子为庶人。惠帝便依议,拂袖退朝。废太子yù为庶人,迁往居金墉城。将太子母谢玖赐死。太子岳父王衍恐株连及祸,急忙表请离婚。有诏准议。于是太子妃王氏恸哭一场,与太子永诀。

第二年,贾后仍不放心,又嘱使黄门自首,诡言与废太子司马yù谋逆。有诏命卫士押徙太子,禁锢在许昌宫。不久贾后又派内侍去许昌毒死太子。那内侍径持毒药入,逼令太子吞下。太子不肯照服,托词去厕所。内侍从袖子里取出舂药杵锥,从太子背后击过去,太子中杵倒地,内侍用力猛捶,太子大声哀呼,声彻户外,一声惨号,气绝而逝。

贾南风皇后的恶行引起了朝臣的不满,赵王司马伦早有意除去贾后,只等贾后毒杀太子后作为证据。这时贾后一杀太子,赵王伦立即矫诏三部司马及左右二卫入废中宫。兵士冲入宫中,贾后慌忙出视,正与齐王冏相遇,便惊问:“卿来此做什么?”齐王冏说:“有诏令臣拘捕皇后。”贾后说:“诏当从我发出,这是何处诏旨?”齐王冏不理会,派兵将贾后拘住,不久废贾后为庶人,迁往金墉城。贾后族人尽被屠戮。司马伦杀得性起,晋宫内血流成河。

赵王司马伦遣尚书刘弘,赍毒酒至金墉城赐贾后死。贾后无可奈何,大骂赵王司马伦逆贼,饮酒而死。一代悍后,至此而终。但晋室江山,已被她收拾了一半。赵王伦自专国政,总握兵权,不久废惠帝自立。东晋的“八王之乱”达到最高潮,在兵乱中惠帝被毒死,赵王司马伦死于兵祸。这时离西晋灭亡也不远了。

历代皇后母仪天下,多具有象征意义,且大多出身高贵,然而在相貌上未必出众,因为她们是在很小的范围内选择出来的,大多相貌平平,如贾后这样还不及于常人。贾南风之父是西晋的开国元勋贾充,这是她能够与皇太子联姻的主要原因。史称贾南风“妒忌多权诈”。《晋书·惠贾皇后传》记载:“初武帝欲为太子娶卫瓘女,无意纳贾,郭亲党之说,欲婚贾氏,帝曰,卫公女有五可,贾公女有五不可,卫家种贤而多子,美而长白,贾家种妒而少子,丑而短黑。”后来因胡作非为而引起西晋“八王之乱”的贾南风被晋武帝不幸而言中了。《艳异编》记有贾后淫乱之事,大约晋惠帝实在太愚昧,被贾后玩于股掌,平白送了许多绿头巾。

网摘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