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墨风和畅

操千曲而后晓声,闻弦歌而知雅意,观千剑而后识器!

 
 
 

日志

 
 

人们对科举制度有多少误解  

2017-12-13 20:56:49|  分类: 【国学经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们对科举制度有多少误解

    说到科举制度,有两个简单的问题:第一、科举制度究竟是一种选拔什么人才的制度?第二、科举制度是否只选拔人才?这两个问题听起来简单,但也正是在简单的问题上,我们对科举制度有较深的误解,并给它贴上了许多负面标签。

人们对科举制度有多少误解(转载) - bzwenxinjiayuan - 温馨家园的博客

    先讲第一个问题,科举制度究竟是选拔什么人才的制度?简单来说,它是选拔国家管理人员而非专业人才的制度。正因为培养的不是专业人才,所以在选拔数量、人才选拔方式和人才去向等一系列问题上,都和专业人才的培养有很大不同。下面我们从几个方面来谈这个问题。

    说到科举制度每年选拔的人才数量,我们很容易想到,每年高考刚结束不久,报纸上就会连篇累牍地报道,某省和某市文科和理科状元是谁,北京大学录取了多少状元,清华大学录取了多少状元等等。

    虽则这是大家公认的事实,不必去较真。但正是在这一点上,其实是把中国古代的“状元”贬到了一个很不像样的程度。因为中国古代的状元,每届全国只有一个,也就是三年只有一个。但我们现在每年有多少状元呢?由此我们可以提到另外一个数字:延续了两百多年的明朝,录取的进士是多少?我曾经粗略统计过,按照明朝基本数据,每三年约300个进士,即平均每年大约是100个。

    为什么只录100个?因为只有100个职位。既然给了他进士的头衔,就必须给他一个相应的位置。这是第一个问题,即进士录取的数量。看到这个数量后,就可以对比我们每年博士和硕士的录取数量。我们经常讨论一个问题,如果一个博士找不到满意的科研单位或高校,究竟是高校本身的问题,还是社会没有如此多的需求量?答案是很清楚的,就是社会并不需要那么多的人才。所以某些人才的培养,不是有多少人才就应该录取多少,而是社会需要多少,才能够录取多少。

    第二个问题与录取国家管理人员相关,涉及到录取的方针政策等需要注意的问题。

    首先必须照顾到各个不同的地域。在进士的录取中,不完全根据成绩来录取。如果仅仅根据成绩,会造成这样一个问题:像在明代,中央和省级领导可能由江苏和浙江这两个省占据了80%左右,长江中下游地区就有可能垄断了整个国家的权利。这样造成的后果是,非长江流域的人会以为这个权利代表的不是国家,而只是这个小地方。我们现在经常看到人大常委会的副委员长或是全国政协的副主席里,一定有好几个少数民族。这是一定要照顾到的,否则就表明这个国家的权利没有代表性。没有代表性造成的后果是不利于国家稳定。

    除这点外,科举考试所选拔的人员都是做官的。国家对做官的去向也有明确规定:所有做官的人都不能在自己的原籍做官。这一点和专业人员的任职是不一样的,专业人员并不在乎你是不是在原籍。在明朝和清朝,这个规定是严格加以执行的。比方说,你是湖北人,做官的时候一定要尽量离湖北远一些,目的就是不让国家资源成为被你个人利用的资源,以便让权利可以稍稍公正一些。

    另外,对那些为国家作出了重要贡献的人,他们的后代能不能享受特殊优待?优待到什么程度?这一点过去有一个专门术语,叫“封妻荫子”。因为你对国家做出了重要贡献,所以国家要给你回报。这个方式一是提拔你本人,另外是让你的后代获得更多的机会。当一个人的地位到了很高的时候,他其实更希望这个好处落到后代身上。

    这些好处能够给到什么程度呢?在明朝,一般的惯例是:如果你的级别很高,可以有一个儿子或孙子,直接做某一级别的官员;若这个孩子还没有到做官的年龄,他可以不经过考试到国子监去读书,等到了一定年龄,直接做某一级别的官员。

    但在这里,明朝做了一个严格限定:“封妻荫子”的数量和级别都是加以限制的。这是为了防止权利集中在极少数人手上。由此我们得出一个结论,如果一个人确实对国家作出了贡献,国家给他回报也是可以理解的。但这个回报不能超额,否则会危及到这个权利的信誉。

    科举制度的功能,一方面是选拔人才;另一方面也可能是同等重要的方面,那就是要淘汰人才。

    为什么要淘汰人才?因为社会实际上不需要这么多人才。在这种情况下,就必然有另外一部分是人才的人找不到用武之地。用什么样的方式淘汰他才是合理的方式?这是摆在很多制度和权利机构之间的一个非常大的难题。

    在中国古代,有很多文人也经常感叹这个问题。韩愈的《马说》感慨道:“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这实际上暗含了一个命题:千里马数量很多,但被发现出来的、真正有机会发挥才能的,其实很少。

    欧阳修写过一篇文章,叫《释秘演诗集序》,说到,天下安定,这意味着国家需要的人才类型是一种特定的人才类型。我们都能理解,在乱世,需要的是那些能够打仗的人,没有文化不要紧,只要能够打仗就行。“刘项原来不读书”,刘邦、项羽不读书,而天下臣民需要的是读书的人,所以在天下成平的年代,读书人可以找到用武之地。但所谓的天下器材,就是会打仗的人、有谋略的人,他们已经远远地失去了黄金时代,找不到用武之地。所以欧阳修在诗集里感慨,他在京师见到了各种各样杰出的人物,但是有一些奇才异人之士只能在社会底层做车夫。他就经常到市井中和那些人打交道,希望在他们当中发现一些有特殊本事但地位很低的人。他碰到一个叫石曼青的人,他可以喝很多的酒;然后又见到了释秘演。后来石曼青死了,释秘演也老了。欧阳修写这样一篇诗序,实际上是感慨这样一个问题:在任何时代,都必然有一部分人才是不适合于这个时代的;你所拥有的才能,是这个时代所不需要的。

    假如你是适合这个时代的人才,是否就一定有机会?引用王安石给他的朋友写的墓志铭,他说我们都知道你是一个人才,你也确实在这个方面有本事,而且很多人推荐你,你也想来做官,也没有人压制你,为什么你这辈子就混了个这么低的级别呢?他说这个问题我没有找到答案。其实他不是没有答案,只是不想说出来。

    实际上在任何一个时代,就算你是适合于这个时代的人才类型,也不一定就能够找到机会,因为社会需要的人才数量是相当有限的。既然每个社会都必然有一部分优秀的人才会怀才不遇,用什么方式才能尽量减少副作用呢?人才没有得到重用,对个人来说是难以承受的事实;而对社会来说,就必须解决这个问题,当一个真正优秀的人没有找到用武之地,就必须用一个合适的方式,让他即使在心理上依然有忿忿不平的情绪,也能够不和社会形成对抗心理。

    这就是我们在考察科举制度的时候,得出的可以赞美它的理由:它在淘汰人才的时候,可以相应地把副作用减少到较小的程度。

    所以,我们从科举制度必然会淘汰人才的角度看,在减少人才被淘汰的副作用上是最好的。因为别的方式,在人才被淘汰之后都有一个明确的憎恨对象,最后他会把这种憎恨转移到国家上。当很多有能力的人把某种憎恨转为对国家的憎恨时,这个国家就面临着很多威胁。而科举制度可以把这个威胁减少到最低程度。因此可以说,从宋代开始,虽然每一个王朝最终都灭亡了,但不是读书人使它灭亡的,读书人经历了太多挫折,但他们没有把这种怨恨转移到国家层面上。

  网摘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