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池墨香

操千曲而后晓声,闻弦歌而知雅意,观千剑而后识器!

 
 
 

日志

 
 

若把节俗仪式当作负担:节日岂能不变味  

2017-02-04 17:09:35|  分类: 【社会视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若把节俗仪式当作负担:节日岂能不变味

“前庭后院挂满了灯笼,又是宫灯,又是纱灯,烛光辉煌,地上铺了芝麻秸儿,踩上去咯咯吱吱响。”“至于孩子,头天晚上母亲已经反复地叮嘱过了,过年时最好不说话,非得说时,也得斟酌词语,千万不能说出不吉利的词。”作家笔下的春节,总能勾起许多人的乡愁回忆。物质丰富、文化多样的时代,人们虽然创设出各具特色的过年新形式,但传统年俗的仪式感,从未在我们的文化记忆中失落。

如果没有节俗带来的仪式感,春节这样的传统节日便会与普通的假期无异。仪式感犹如生活的调味剂、文化的倍增器,它让平庸的生命懂得庄重,让潦草的生活焕发温馨。仪式感是元宵佳节的灯火辉煌,是清明祭祖的慎终追远,是中秋月圆的千里相思,是重阳登高的健康企盼。因为阖家团圆、守岁祈福、拜年贺岁等仪式感的存在,春节成为我们复苏文化记忆、确认精神归属的重要时刻。我们重视过年,正是为了温热内心的仪式感,触发文化意义上的深层感念。

“一个字,累;两个字,消费;三个字,大聚会;四个字,胡吃海睡”,几乎每年都会有不少人感慨年味变得寡淡。过年过年,“过”意味着庄严,“年”代表着主题。过得太随意,吃吃喝喝、玩玩闹闹,过得太前卫,埋首于手机、沉迷在网络,都会失去过年的氛围。而像通宵麻将、红包攀比、奔波酒桌,更是折射出世道人心的庸俗化。对待文化传统,最令人忧心的事情莫过于,“‘物’的败坏,尚可恢复,而‘文化精神’一旦败落下去,要拯救回来,怕是难以计算时日”。节日内涵要靠节俗形式来承载,要有过节的“规定动作”,得遵照一定的“打分标准”。如果贪图舒适享受,把节俗仪式当作应景的形式、累人的负担,甚或贴上“糟粕”的标签一脚踢开,节日岂能不变味?

告别了娱乐匮乏和物质贫瘠的年代,让温润文化生活、慰藉人伦情感的“文化粮食”丰富起来,我们才能进一步告别灵魂信仰的困乏。继承与创新,哪一方面都不能轻视。过去以真竹“着火爆之”即为“爆竹”,如今更为环保的电子爆竹有替代传统爆竹之势。过去拜年讲究作揖、磕头,如今短信、视频、微博都可以成为心愿的承载。过去烘托家庭幸福的是一桌丰盛年夜饭,如今全家一起看场电影、拍张合照,同样定格幸福团圆。变化的是年俗形式,不变的是文化追寻和情感慰藉。正所谓,“非新无以为进,非旧无以为守”,唤醒仪式感并不仅是发思古之幽情,也不是搞形式主义,而是不断挖掘承载文化传统和节日内涵的时代载体。如此,年俗才能生生不息,年味才能回味无穷。

春节这样的文化传统,不是摆在玻璃橱窗里供人参观的出土文物,而是我们生于斯、长于斯的生活根脉。今天我们能够在春节里像古人那样,感受“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的喜悦,舒展“柏绿椒红事事新,隔篱灯影贺年人”的豪情,体味“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的意境,原因就在于文化传统的一脉相承、代代相传。历久弥新的文化传统,永远是我们的精神原乡。不论我们走多远,传承好、发展好“文化家底”,唤醒内心的仪式感、认同感、使命感,我们就能记得住回家的路,忘不了乡土的味道。

来源:人民日报

 

人情债成重负:春节有时一天要送三四份礼

若把节俗仪式当作负担:节日岂能不变味 - 北风 - 北风入青春,荒原写人生,冰雪铸精神! 

新春佳节,万家盼团圆。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博士生雷望红的姨妈,却不“敢”回老家,而是“躲”在打工地福建过年。再三追问才明白,“春节回家至少要送出1万元礼金,不回来是怕送人情。”

在中部农村,这种“乡村人情故事”并不稀奇。这个春节,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贺雪峰团队的师生们,共同聚焦了一个现象:农民送人情的压力越来越大。许多农民希望政府引导、乡村自治,走出变味的人情泥潭,营造健康的乡里人情。

人情之重成为困扰

春节有时一天要送三四份礼

“我们多次在全国各地农村调研,不止一次听到农民说,中央八项规定好,农村能不能也有这样的规定,引导人情往来。这一方面体现了农民对八项规定的高度认可,也同时表达了改变人情现状的迫切心情。”春节前后,该中心副研究员桂华,博士生刘成良、雷望红等人回家、调研,获得大量数据、案例。

送人情集中在春节前后。有个山区贫困县30多万人,2015年建档立卡的贫困人口近6万人。春节前后一个多月,一些村组几乎每天都有人请客。按当地风俗,一户办事,同一村民组的都会去贺喜。许多农户隔三差五赶场子、送人情,有时一天要送三四份。

请客的名目多了,办酒席的规矩也渐渐乱套。在湖北中部一个县,一位年过六旬的老人,为帮儿子凑钱买车,提前4年给自己办了七十大寿。最不可思议的是如今一些地方办丧事,安葬老人不再是主要任务,办酒席、收人情成了重头戏。

结婚宴席也在变,过去只有初婚才大办酒席,现在很多再婚夫妇照样大宴宾客,一些村民认为有滥办敛财之嫌。成大叔有一儿一女,儿子结了两次婚,女儿也结了两次,都办了酒席。有村民就咬着牙说:“去他家吃喜酒都吃了4次,他要是离婚再结婚,绝对不去了!”

礼金标准逐年上涨。在有的地方,目前“行情”是,一般农户每次送出200元,特别贫困的送100元,姑舅姨等近亲送1000至5000元不等。几个农户的人情账单显示:2010年前后仅50元,现在100元“送不出手”。近亲的礼金涨得更凶,一般千元起步。

此外,近些年还出现了一种不好的风气。一些农民认为,酒席规模大小反映“朋友圈”的大小和人缘好坏,为了面子千方百计扩大人情范围。一个包工头去年办酒席,四处请客,共收礼金60多万元,还有人一次就收了90多万元,而这些人情故事却很快成为“有面子”的“美谈”。

变味人情没有赢家

硬着头皮办,不办亏更大

人情负担越来越重,一些农户感觉快被“掏空”了。

大体上,一个普通农户的人情“朋友圈”约200户,每户五六年办一次酒席比较普遍。按这个节奏,平均每户每年要送30多次礼金,人情开支一万到两万元,家庭经济状况好的在两万多元。农民家庭收入约三成用于人情消费,有的家庭占到一半。

在湖北中部一个县,贫困户、低保户每年人情开支都达到5000多元。粗略一算,不少农户家庭人情支出超过了贫困线标准的人均年收入。一些农民说:村里绝对贫困的很少,多数是相对贫困。相对贫困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人情负担太重,有农户表示:“应付人情都喘不过气来,哪里还有钱来搞项目增收!”

办酒席要花钱,长远看没有“赢家”。办酒收礼,再还礼,再办酒……在湖北一个贫困县农村,办一桌酒席加上烟酒,共需300多元;一般有200户送人情,酒席成本大概两万元,收礼金约5万元,办一场能赚3万多元。农民都清楚,赚的钱总是要“还”的,办酒席最终还是亏的,但不办酒席亏的更多。最终陷入怪圈:人人争着办,不办亏更大,再不情愿,硬着头皮也得办。

有个农户过去办酒席,朋友送了礼金。后来这个朋友也办酒席,这个农户感觉吃不消,没去喝酒,也没还礼。结果,对方直接上门,把过去送的钱要了回去,闹得很不愉快。

在湖北中部一个县,还人情的时候还要加钱,以显得“更加厚道”。只要沾亲带故,这次收500元,下次要还1000元,再下次变成1500元,像滚雪球一样玩起“人情+”。亲戚间一次送一两万元的,大有人在。互相攀比,水涨船高,加重人情负担。

清爽乡风期待共建

政府引导、乡村自治、村民自觉

人情这么重,不“赶”行不行?

“在农村,人情比吃饭都重要。饿肚子可以忍一忍,人情关系不维持,会被人看不起,今后在村里没法做人。”

2016年6月,雷望红老家的群众中忽然热传一个消息,据说乡政府正在酝酿出台“限酒令”,规定只能办满月酒、白事、婚嫁酒和高寿酒(80岁以上的整十岁),7月1日实施。

这一消息传开,许多村民拍手叫好。谁料,没过几天形势急转。当时高考在即,一些村民听说消息后,纷纷赶在7月1日前为子女办升学宴。有的孩子才上高一,也提前办了升学酒。到了7月1日,传闻中的“限酒令”并未出台。

对一些酒席的规范,不少地方进行了探索。春节前,贵州凯里市出台规范操办酒席行为的试行办法,引发热议。

清爽乡风,除了乡亲们期待的政府引导,也要鼓励乡村自治,激发村民自觉,对此,多地探索将移风易俗纳入村规民约,把红白理事会建设作为重点,使农民群众的经济负担明显减轻,社会风气也得到改善。

以山东为例,截至去年10月,全省就建立起红白理事会8.6万个。红白理事会由群众推举出德高望重、热心服务、公平公正、崇尚节俭、有一定礼仪特长的人士组成,按照统一标准、流程和仪式,免费帮助群众全程操办红白事。

雷望红试探着问过妈妈,村里要有红白理事会这样的机构,老百姓会支持吗?妈妈毫不犹豫地说,“我第一个举双手赞成,我敢保证,其他村民都会同意。”

来源:人民日报


二孩家庭:压岁钱该按家给还是按孩子给

随着二孩家庭增多,发压岁钱的负担比以往重了,怎么给压岁钱,给多少压岁钱,成为很多人的困扰。“婆婆给我们家俩娃一人2000元,给老公弟弟家的娃一个人4000元。”因为老人按家庭给而不是按孩子人数给压岁钱,胡女士觉得很郁闷,小孩子问起该怎么解释呢?

  故事一:压岁钱按家给不按孩子给

  “不是我玻璃心,就怕孩子问起来,我无言以对。”胡女士(化名)告诉记者,以往公婆给压岁钱,她家娃和老公弟弟家的娃都是一样的,一人2000元。去年,她家添了二宝,结果今年过年,婆婆给了她家两个孩子一人2000元,给了老公弟弟家的女儿4000元。

  “看起来每一家都是4000元,但要是孩子之间互相比较,我们家大宝肯定懵了,为什么妹妹拿的压岁钱比我多?”胡女士认为,她很难向孩子解释,因为妈妈生了弟弟,所以你的压岁钱没有人家多。“不管一家几个孩子,长辈在给红包时,应该做到每个孩子给的一样多,才算公平。”

  胡女士的老公则持有不同的观点,他劝她说,“爸妈按照小家庭给红包就是为了不厚此薄彼,要是每个孩子都给2000元,弟媳他们总数比我们少,难道不会有意见吗?”尽管老公解释了父母的用心,胡女士心里还是觉得公婆“这碗水”没有端平。她旁敲侧击地向有二孩的朋友打听,“人家的长辈就是按照孩子的人头给,而不是按照小家庭给啊!”

  故事二:“人家给1000元我们还2000元!”

  过年本该放松,但想到给压岁钱,安安(化名)就纠结不已。安安的妹妹生了二孩,压岁钱该给双份了,但到底给多少,安安觉得自己怎么也算不清这笔账。

  “我们两家每年都有互相给压岁钱的习惯,互相交换图一乐。”今年过年,妹妹照例给了安安的女儿1000元压岁钱。让安安感到为难的是,她如果给妹妹的孩子一人1000元,好像自己多出了钱。如果按照往年一样的标准,那压岁钱只有“缩水”,一个孩子500元,这样又好像有点难看。

  最终,好面子的安安决定,一个孩子给1000元。“既然开了这个头,以后她们家给多少,我们都得翻倍还回去!”安安的老公开玩笑地跟她说,“不然你也再生一个?”

  “我们家哥哥拿了一万多,妹妹因为是第一年,大家给的比哥哥多,有两万左右。”陶女士总结说,她家的压岁钱是“进得多出得多”。“我们就猜到俩娃大家会给两个红包,所以去亲戚家拜年,按照宁多勿少的原则,我们准备了比以往多一倍的钱,就怕给少了难看。”

  微调查:压岁钱给得太多反成负担

  压岁钱既是过年的习俗也是中国传统人情的体现。一项对2000多人的调查显示,超过一半的人认为,压岁钱给自己带来的负担重。记者在社交网站发起调查,参与讨论的15人中,有10个人都认为,现在压岁钱给得太多,变成负担,本来是开心的事情,没处理好反而容易伤感情。

  网友“林林”吐槽说,她和老公今年刚结婚,没孩子,但回婆家拜年,这压岁钱也不好意思说互免。“老公虽然是独子,但堂兄妹就有4个,其中两个都是去年生的二孩,总共算下来有6个娃。”林林说,按照家庭给,如果一人给200元,那么家有二孩的只能一人分到100元,实在太少了,无奈之下,林林调整了策略,每家给600元。“光压岁钱就出去2000多元,再加上给长辈的钱,买的礼物,一个年花掉了我和老公一个月的工资。”

  网友“小兔子”认为,压岁钱花大几千没意思,即便现在二孩多了,也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略作调整。比如原本一个娃给500元,现在2个娃,就各给300元,添不了多少。

  网友“心fly”则认为,压岁钱都是有孩子的平辈之间给来给去,完全可以互免。

  观点:压岁钱没错 错在人们的攀比心态

  在压岁钱这个问题上,是坚持礼尚往来,还是干脆互免,专家和家长发表了自己的看法。12355心理专家文清认为,压岁钱从社会文化的角度理解,是一种民俗,有存在的意义。“只是现在有些社会现象,用压岁钱来攀比,所以说,不是压岁钱有问题,是给压岁钱的人心态出了问题。”

  文清建议,不能借由给孩子压岁钱这么美好的一件事来成为大人之间的攀比。大人要告诉孩子,“压岁”的意义是祝福他们健康成长,和钱的数目无关,美好的祝福也不能用钱来衡量。祝福人数的多寡可能比钱的数目更重要,比如,收一个红包和收十个红包,在祝福的意义上能一样吗?

  南京某高校老师王敏(化名)认为,她小时候过年意味着有新衣服好吃的和压岁钱,小孩子是最喜欢过年的。“现在年味越来越淡,新衣服和好吃的平时父母和老人都抢着给孩子买,压岁钱反倒成了新年专利。”她认为,对孩子来说,如果再没有压岁钱,新年还有什么期盼呢?

        来源:金陵晚报


若把节俗仪式当作负担:节日岂能不变味 - 北风 - 北风入青春,荒原写人生,冰雪铸精神!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