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墨香满谷

操千曲而后晓声,闻弦歌而知雅意,观千剑而后识器!

 
 
 

日志

 
 

陈必聪水墨人体洞开崭新的视野  

2017-03-12 20:51:14|  分类: 【艺坛杂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必聪水墨人体洞开崭新的视野 

借助水墨的单纯,用水在宣纸上流动的灵性和东方人特有的形象气质来营造西画所不能达到的空灵、静谧、虚幻、透明、凝重等天人合一的境界。青年画家陈必聪笔下的水墨人体和荷花,以“水”做的探索性语言,梦幻般地展现了迥异于传统中国画的审美图式,洞开了一角崭新的视野。-- 三郎写于海沧沧斋


陈必聪水墨人体 

【人体艺术】陈必聪水墨人体洞开崭新的视野 - 石墨阁艺术论坛 - 石墨阁艺术论坛--雨濃的博客

【人体艺术】陈必聪水墨人体洞开崭新的视野 - 石墨阁艺术论坛 - 石墨阁艺术论坛--雨濃的博客

【人体艺术】陈必聪水墨人体洞开崭新的视野 - 石墨阁艺术论坛 - 石墨阁艺术论坛--雨濃的博客

【三郎原创】“水”做的审美图式——关于陈必聪的水墨画 - 三郎 - 三郎的伪博客


“水”做的审美图式——关于陈必聪的水墨画  

青年画家陈必聪笔下的水墨人体和荷花,以“水”做的探索性语言,梦幻般地展现了迥异于传统中国画的审美图式,洞开了一角崭新的视野。

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与社会转型、递嬗的动态相表里,中国人物画姿彩纷呈,不同风格、类型、主题、观念、题材的人物形象,杂然横陈,门派林立,诸如新写实、新文人、现代水墨实验等等不一而足。陈必聪涉猎绘事的主要历程,基本与这众声喧哗、风景眩目的时代相同步。福建师大美术系国画专业毕业之后,又负笈中国美术学院深造于中国人物画研究生班,学院专业教育积攒的能量,应接着时代潮流的起伏,是亦步亦趋随人作计,还是另辟蹊径自成面目?高人隐士的飘潇衫履和仕女美人的飞舞衣袂,也偶见于陈必聪的笔下,然而这样的题材、图式,在古人那里早已登峰造极,画得再好,也不过是重蹈旧辙,殊难出新。陈必聪若想自立,必须在此之外寻求出路。他率先瞄准了女性人体,以此为突围的途径,着力经营。这一选择,一开始就显示了独立,并盘算深远。现在看来,陈必聪已成功地迈步在既定的路途上。

“女人是水做的”,陈必聪的水墨人体,最独特的地方,就是超常地用“水”来描绘和表现女性人体。传统水墨,历来是用“墨”甚于用“水”,陈必聪大胆打破了陈规,空前地重视“水”的运用,真正把用“水”放在首要的位置,把水的作用、性能和效果发挥到极致。为此,陈必聪弱化线条的运用,不再强调书法性的用笔,而对用水,从比例、程序到技法,无不用心、细心。陈必聪的水墨人体的线条、块面,尽其所能地让水沿着宣纸的肌理纹路,自然渗透而形成。他在意这种自然而然的状态。有人称陈必聪是“做水”的画家,虽是戏言,然而却一语命中陈必聪水墨人体的核心特点。陈必聪自称是用减法作画,在水墨中,他减去了墨之重,增强了水之轻;减去了墨的遮隔,增强了水的透明。除了必要的背景,陈必聪的水墨人体,舍却了一切外在于身体本身的遮掩纠缠,出落得干干净净,曲尽了女性之美。轻淡的水墨若有若无晕染着女性人体优美的曲线,成就的造型却一如雕塑。水墨晕痕的边线之内,人体中的留白,旷然而别有天地,既增强了节奏韵律,也留下了想象的余地。陈必聪的水墨人体是“水”主导下的水墨人体,一派轻淡、空灵,彰显了静美、柔美的诗意。陈必聪水墨人体的另一个特点,就是在造型上延续了徐悲鸿等开创的引西入中的写实传统,是西方写实造型与中国水墨熔裁一体的簇新的审美图式。

纵观近年的创作,陈必聪笔下的水墨人体,大致有三种类型:一是山水式水墨人体,二是残荷式水墨人体,三是综合式水墨人体——

山水式水墨人体,是以山水图式来表现人体。人体及其背景,峰峦起伏,山水隐现。山水人体化,人体山水化。陈必聪通过这种水墨语言形式,把天、地、人巧妙地融为一体。

残荷式水墨人体,是人体与残荷的组合。残荷穿插、映衬,以衰败、凌乱的意象,烘托人体的丰润、健美。这一系列的水墨画,揭橥人世的矛盾和悖论,富于哲学意味。空灵的水墨,渗透了思想的深沉;柔美的画面,陡然具备了残酷的硬度。

综合式水墨人体,以水墨为基调,综合运用书法、拼贴、剪纸等等手法,在空濛的水墨背景衬托下,女性人体站姿曲线清晰的边界,一如剪影。那全然一新的视觉图式,错杂而跳跃,多的是时尚、新潮、前卫的气味和装饰的效果,但较之前两类型水墨的纯粹,则少了内蕴和境界。

陈必聪的水墨人体,尤其是山水式和残荷式水墨人体,有一系列的“睡美人”,她们一律闭上眼睛,安安静静地对待世界,拜金的喧嚣、物欲的浊流,乃至地震、海啸、核泄漏……一切都在她们的视野之外,精神和物质的纷扰错乱的侵蚀、世界性灾难的降临和恐怖的笼罩,与她们毫不相干。对于她们,我们置身的这个如此现实的世界,一概是乌有的存在。她们无意看这个世界一眼,但是那闭着的眼睛,那娴静的眉睫,以另外一种力量把关注的目光引向了她们深广莫测的内心,那个看不见的无边无际的空间,那种更为内在的安宁、静谧和自由……当然,静静的画面,有自足、恬美,也有等待、盼望、孤独……水墨弥漫的人体那么的轻柔、轻盈、轻淡,梦一样显现,同时,也仿佛梦一样缥缈,或许正预示着梦的虚空与长存,美的易逝与恒久。陈必聪的水墨人体,以独特的水墨语言形式,实现了中国人物画古典图式到现代图式的转换。与其说诗意地展现了女性的裸体,毋宁说哲学地表达了一种生存态度。她们,是美,也是思想。

陈必聪也创作少量的彩墨人体画,抽取女性人体某个关键部位或某个特殊的截面,进行抽象、放大、夸张、变形、嵌入和引申,描绘别具一格的视觉图式,以象征和暗喻的方式,表达对生命之源的追溯和女性的顶礼膜拜。

此外,陈必聪偶尔为之的水墨荷花,也不妨可以看做另一种女性人体。因为水的高度介入,大面积铺展的荷叶,空濛迷离。温柔的质感,晶莹剔透的体积,弥漫着空灵的诗意……其泼染的手法,亦显露了个性的锋芒。这是陈必聪可以大力开掘的题材。

因为偶然的机会,陈必聪的水墨人体画,为香港一家画廊所青睐,多年来一直由这家画廊经销。在市场的层面上,这些水墨美人,投桃报李,不曾辜负了她们的创作者,这无疑鼓励了陈必聪在这方面的持续探索。

那么,陈必聪对水墨人体的痴迷,仅仅是一种出于创新的策略性选择吗?我们不妨来看看陈必聪的心灵独白:“天性所带来的对人体神秘的向往,以及人体那种冰脂玉洁、透明、曲线的美感,借助水墨的魅力,经常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和创作欲望。女人是水塑成的,水墨在纸上划过之时却在心里晕开、渗化。这种笔、墨、纸、心、人体完全融在一起的感觉,真是美妙之极。”陈必聪对女性人体的乐此不疲,固然有因为人体美的吸引而激发的创作激情,也还有水墨与人体遇合产生的特殊的审美愉悦。陈必聪说:“静谧、高雅、虚幻、恬美、神秘、空灵及天人合一的审美倾向,远离嘈杂,创造和感受纯净、愉悦、和谐、放松的状态是我理想的生活。”

从陈必聪当下的创作实践看来,他的水墨艺术的追求和理想,已经并将继续随水墨降临纸上。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