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池墨香

操千曲而后晓声,闻弦歌而知雅意,观千剑而后识器!

 
 
 

日志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2017-03-27 15:15:03|  分类: 【艺坛杂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林凡的作品取材独创,造型独创,立意独创,情调和风格也独创。林凡曾经引用金农说的“难谐众耳,唯擅孤吹”以自勉。我认为这两句话必须从根本上修正,应该改成“唯有孤吹,能谐众耳。”林凡的艺术的确是“孤吹”,但是这种“孤吹”很受“众耳”赏识和欢迎,这是铁一样的事实。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摘 要:艺术上禅境是一种艺术的灵境,近乎古人所说的“无意之意”,“无言之美”,近人王国维所说的“以物观物”的“无我之境”,能让人产生物我两忘乃至物我同一的特殊美感。当代艺术家林凡先生,倡言“意工”说,强调艺术创作的精品意识,力矫颓靡矫饰的画风,其艺术创作自觉不自觉地充满了禅意。本文谈到林凡艺术的空灵之象,淡远之趣,清寒之韵,幽静之境,或能摄其大要。

  关键词:林凡;绘画艺术;禅境;空灵;幽静

  禅宗乃佛教与中土老庄、玄学嫁接而生的中国式宗教,它以其特有的杂交优势显示出顽强的生命力,渗透于中国哲学、文学、艺术之骨髓,导致其基因裂变,结下了一串串硕大芬芳的无花果。自唐以来,禅意盎然的绘画艺术与禅宗的渊源甚深。禅境实乃艺术的灵境,为意境的重要表现形式之一。何谓禅境?笔者认为,大致是指艺术品能让欣赏者产生物我两忘以至物我同一的特殊审美心态的艺术形象,它近乎古人所说的无意之意,无言之美,近人王国维所说的“以物观物”的“无我之境”。禅境是艺术的高境、老境,最能体现审美情感的丰富性、多层性、含蓄性。

  当代艺术家林凡以其独特的画风,卓越的成就饮誉画坛,蜚声海外。林先生的创作以工为主,兼工带写,题材多样,他倡言“意工”说,追求意境的圆融、典雅、幽深,力矫颓靡画风,为推进现代工笔画创作贡献甚钜。晚近以来,林先生对佛教文化情有独钟,遍览释典,广参禅林大德,在僧诗的整理与禅意的园林设计方面都曾涉足。遭世偃蹇,饱饫禅露的林凡先生,又兼技艺之精湛,灵感之突发,故其艺术创作往往呈现出秋水芙蓉,倚风自笑的艺术意境。品读林凡的绘画艺术,那水月空花般的禅境之美,往往能触发读者丰美的想象和联想,使人进入幽深浑茫,变化飞动的审美境界。林凡绘画艺术的禅境美,大致可从如下四方面考察:

  空灵之象

  林凡标榜“孤吹”,实多独创,他的绘画艺术给人感觉最深的是空灵之美。艺术境界只有虚空,才能灵气往来,生意盎然。深受禅宗思想影响的诗评家司空图说:“空潭写春,古镜照神”(《诗品》)。喜欢以禅喻诗的严羽这样描绘过唐人的诗歌意境:“如空中之音,相中之色,水中之月,镜中之象,言有尽而意无穷”(《沧浪诗话》)。宋人论词,有清空和质实之说。张炎对清空风格甚为推崇,他说:“词要清空,不要质实;清空则古雅峭拔,质实则凝涩晦昧。姜白石词如野云孤飞,去留无迹”(《词源》)。论及绘画,清人秦祖永说:“画境,当如春云浮空,流水行地,皆出自然,乃为真笔墨。”这也正如著名美学家宗白华所说:“画家所写的自然生命,集中在一片无边的虚白上。空中荡漾着‘视之不见,听之不闻,搏之不得’的‘道’……在这一片虚白上幻现的一花一鸟、一树一石、一山一水,都负荷着无限的深意,无边的深情。

  林凡的艺术创作着意追求空明澄寂的禅境。林先生的身世是坎坷的。他本是早慧的艺术家,然而当他的艺术才华崭露头角时,以言见罪,打入另册,放逐河东,在苦雨凄风中度过了二十年最可宝贵的时间。通过二十年风风雨雨的洗礼,又通过对禅理的彻悟,林先生做到了以旷达自适,超然高举的态度面对人生。他对“三月洛阳无好景,先生一世少春天”的际遇毫不在意。故他的出语吐词、运笔挥毫是那样超旷空灵。林凡深许王国维“诗有题而诗亡,词有题而词亡”的观点,认为艺术创作“简于象而不简于意”,以“以一笔藏万笔”,强调想象在审美中的作用,这个观点与德国美学家莱辛的观点一致:“凡是我们在艺术作品里发现的为美的东西,并不是直接由眼睛,而是由想象力通过眼睛去发见其美的。”[5]读林先生的画,的确使我们浮想联翩,思绪万千。林凡以意入画,却并不概念,又处处充满着人生智慧和难以言说的美。从千缠万绕的山藤中,摇曳不定的小草中,泠冷如泣的山溜中可以读出丰饶的理趣,至美的深情。我们还可从那从素洁优雅的白鹭中,独具灵性的春水中,清宁高洁的梅花中读出画家的坚定执着,深情苦意,悲悯情怀。林先生的山水独具风神。他的足跡半天下,历览名山大川,写生稿本数以千百计,然而林先生极少以写生之作做为艺术品示人,他的山水多是意想中的山水。林凡既外师造化,更重中得心源。《榕潭》在林凡作品中是小品,同时又是一幅寄慨遥深的力作。你看,在那陡峭的悬崖之上,苍老的榕树将粗壮的老根牢牢扎进岩隙之中,任凭暴雨的冲刷,狂风的摧折,仍巍然屹立,郁郁葱葱。树根旁的流泉在不时飞泻,形成了澄碧而幽深的榕潭。画幅虽无一字的题款,但我们可以读出不尽的言外之意,这是风雨人生的真实写照,这是艰难岁月的蓦然回首。由此我们可以感悟到民族脊梁们笑傲风霜的顽强意志,上下求索的执著精神,乐于奉献的崇高品格。品读《梦绕蓬莱》、《山灵》、《微雨引飞泉》等画作,仿佛把人带入如梦如幻的境界,给人以仙风扑面、尘心尽洗之感。而《晓风》又是画家对挚爱真情的吟唱,《春水方生》则把借自然节序的变化来抒发画家对人生的感喟,《永恒的节日》和《惊蛰》则是对自由幸福的憧憬抒发得淋漓尽致。

  林凡的创作不仅能化情思为景物,而且还能实中见虚,虚实相生。从来的画家特别讲究计白当黑,无画处皆成妙境,林先生这一点做得甚好,但有时反其道而行之,计黑当白,以黑衬白,惜白如金,效果很佳,给人以耳目一新之感。《寒潭吟》中的白鹭,《溪风》中的白鹇,《谷音》和《流光》中的一线阳光,与整个清冷凝重的画面构成强烈的对照,使人感到灵气畅流,仿佛如幽静的空山之中忽见一轮明月,传来一股清香,谛听一曲梵音,仿佛使人顿然开悟,进入醍醐境界。

  淡远之趣

  语言艺术、绘画艺术往往以淡远为高。艺术品中的禅境追求一种淡远之趣。这种趣实际上是一种境界,一种美,但这并非当今流行的泛娱乐化的“趣”。欧阳修说:“萧条淡泊,此难画之意。画者得之,览者未必识也。故飞走迟速,意成之物易见,而闲和严静,趣远之心难形。”(《鉴画》)当然这种淡是苏轼“发纤秾于简古,寄至味于澹泊”的“淡”,“绚烂之极归于平淡”的淡。

  淡远之境是艺术家澹泊情怀的外化,是他们高洁道心的精光外射。艺术带有超功利的性质,急功近利的艺术算不上真正的艺术。澹泊情怀,净化自我,是儒、释、道三家共同的精神追求,而释家尤甚。孔子不是发出过“富贵于我如浮云”的感叹么?老子强调归真反朴,回归自然,以此拯救人类被尘垢污染的灵魂。他的“见素抱朴,知白守黑”思想是永恒的高华之美。而释家则以对现世人生的否定来力求完全彻底地超越自我,北宗高僧神秀说:“不见心心如心得解脱,不见身色如身色解脱”(《大乘无生方便门》)。艺术家若进入如此空明洁净的禅境,即能达到淡泊的最高境界。苟能如此,那艺术家的匠心与烟云秀色,天地生生之气自然凑泊,笔下自然幻出奇诡。

  林凡先生自己说他并不崇信佛教,但佛教的影响反映在他的创作里是广泛而深刻的。他的系列佛画,在画界影响很大。他以深远的思想渡尽劫波,能以极清净、极坦然的心态面对人生,技艺的淬砺能以神遇而不以目即,故其艺术创作往往能把读者带入脱去尘滓,独存孤迥的淡远境界。林凡先生作画在美学上的逆向选择是“小格局,低角度,窄视野”,注重深入挖掘寻常事物的内涵,于人们不经意处发现至深至纯之美,这大概是释家所谓“平常心”在艺术创作中的体现。《惊蛰》(74×110cm,纸本 1997年是典型的平中见奇、浅中见深的作品。在余寒未尽的池塘边,树枝纵横,树下有嶙峋的怪石,水中的青萍开始流动,一只冬眠刚醒的乌龟从洞穴中爬出,大概是感受到了阳和之气的温暖,昂起了它那充满喜悦的头。我想这龟的形象可能既是画家自我形象的象征,也是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中华大地春风吹拂,亿万人民欢欣鼓舞的心境的象征。表达了新时期人民大众,尤其是广大知识分子对时代春天的热爱,对自由和幸福的向往。

       从色彩而言,林凡的创作也达到了极高的朴素之美。色彩是画家的语言。翻开林凡的画册,感到一种特有的清气扑面而来,我们的尘心仿佛被瑟瑟的薰风吹拂过,被凛冽的清泉涤荡过。林凡的画已去掉躁气,给人以清心明目之感。林凡特别重视色彩的作用。中国的绘画艺术,尤其是写意画,重视以黑白二原色为主彩进行艺术创作,自从《易经》中提出“白贲,无咎”的观点以来,追求朴素之美是一个传统。潘天寿说:“吾国绘画,向以黑白二色为主彩,有画处,黑也;无画处,白也。白即虚也,黑即实也。虚实之关联,即以空白显实有也。”(潘天寿《听天阁画谈随笔》朴素之极亦是淡远之极。禅宗尚自然,尚空、贵淡,用黑白二原色为主彩所创造的淡远宁静之境,是“超过爱憎得失的境界,即是‘佛’(禅)的境界。”林凡的艺术创作以工为主,兼工带写,因为淡彩的运用,往往把读者带入空明澄澈,素洁无尘之境。《海岸无风》是追求淡远之境的艺术杰作。在广袤无垠的海岸上,由于海风的长期吹拂,挺拔的苍松一律斜长。碧水、苍松、沙岸浑然一片。海水的湛蓝映衬了沙岸的素洁,海风的猛烈反衬了苍松的挺拔,使人感受到纯然的生命本体在自由的流动。这是生命的礼赞,力的讴歌,这幅画原来的标题是《无风的海岸》,从这而使人想到著名的菩提树的妙喻。从构形和立意而言,林凡的创作也是简之又简,损之又损,很像建筑中的极简主义。像他的名作《高秋》一画就只有石、草、鹭三样东西,反映出来的意趣都极其丰富隽永的。林凡的不少工笔作品都达到了尚意的简练幽深的艺术效果。《晓风》(81×106cm,纸本 1989年)描绘的是这样一幅画面:在清冷的江岸上,数棵挺拔的垂柳仿佛遮住了清淡的远空,稠密的枝条在寒风中尽情摇曳,而清冷的江水在无息暗流。构形可谓简洁之至,而唤起读者的联想是如此丰富:这很容易想起柳永笔下的艺术意境:“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这里虽然省略了冷月、省略了孤舟、省略了旅人,但那如线的柳丝却仍能牵动读者不尽的别绪离情。品读《晓风》,我们不仅想到一生不遇于时,浪迹天涯的柳永,而且还想到画家与王影女史的相思苦恋,想到画家的风雨人生,想到十年浩劫中无数被屈辱、被践踏、被损害的寒士……谁不悲从中来,情难自已!

  清寒之韵

  禅境往往把读者带入泉清月冷的艺术境界,这是有别于其他艺术意境的重要美感特征。唐代深受禅宗思想影响的王维、柳宗元的诗文,往往有股清寒之气。至于寒山、贾岛、齐已这些与佛门因缘极深的诗人,其艺术创作更自觉不自觉地把人带入雪洁冰寒的艺术意境。贾岛诗云:“游远风涛急,吟清雪月孤”。(《酬栖上人》)齐已诗云:“坐闻风露滴,吟觉骨毛凉。”(《清夜作》)这两位诗人仿佛是冬泳健儿,陶醉于冰天雪地的艺术境界之中。中国传统诗学往往以“清”字提举诗美之精神境界,钟嵘在《诗品》中以“清”品诗,由“清”字派生出“清壮”、“清丽”、“清虚”、“清新”、“清远”等数十种境界。杨夔生品词亦标举清寒之境:“千叶万吹,凛然嘘冬。”(《续词品》)中国的诗与画是姊妹艺术,意境相互渗透,南宗的开山之祖,诗人兼画家的王维就喜欢描写萧散清寒的画境。据《宣和画谱》记载,在当时御府所藏的王维126幅画稿中,就有23幅描绘雪境,如《雪冈图》、《雪江胜赏图》等,他还画过雪中芭蕉,可以想见其幽冷清寒之韵致。这正如近人姜澄清先生所说:“最容易拨动古代艺术家心弦的,不是艳春,而是凉秋;不是鲜花,而是残叶;不是红日的辉煌,而是冷月的幽色;不是闹市的繁华,而是荒山的萧索。

  禅境的清寒之美应与释家的生活和思想境界有较多的关系。清寒之境并非枯萎的生命之花在诗中的投影。释家对现世人生的卑视,对悠哉游哉的佛国净土的企慕,是从更高的层次把握人生,让生命的火花迸发出绚烂的冷光。

  佛学是心灵哲学,以心灵的净寂不染为指归。林凡的绘画艺术朗现出一种清寒之美,仿佛清风素月,送人一片清凉。二十余年的贬谪生涯,林先生早已适应河东那苦涩悲凉的生活环境。林凡的情感仿佛既经过高温的蒸馏,器皿的过滤,又经过寒风的吹拂,雪水的浸泡,故格外显得清纯而明澈,清凉而温润。况且林凡的睿智又最善于将人生的生涩的苦水酿成艺术的醇醪,炽热的尘心炼成清明的寒玉,故出语吐词仿佛带有雪山的寒气。他以悲凉的笔调回忆河东的生活:“正月河风似剪刀,廿年晋客楚魂销。”“牛衣百结青春酷,走马河东暮色暝”。他的题画诗也准确地描绘了部分画作凄清幽冷的艺术意境:“星寒月冷诗魂在,春草池塘引梦归”,(题《春草池塘》)“绿芜零落相思苦,荒径徘徊指顾迷”(《题〈溪风〉》)。冷月寒星,绿萍荒径,山风习习,山草萧萧,仿佛一股寒风从我们心头刮过。

  林凡是一位独具个性的画家,凄凉的身世,禅学的浸润,折射于绘画艺术的意境之中,自然是清寒幽冷。林凡善于用凄冷凝重的色调遣意抒情。品读林凡的画集,或把我们带入暮色苍茫的幽谷荒山,或把我们带入寒风瑟瑟的崇冈深泽,或把我们带入风雨如晦的凄苦岁月。林凡作画,很少用秾丽绚烂的暖色,而多用凄冷凝重的冷色。林凡的山水画成就最高,而描写的秋景多于春景,而秋景更超拔些,更见个性。如《南园》(50×93cm,纸本 1986年)取材于李贺的诗歌意境,但李贺所描绘的是“小白长红越女腮”的春色,而林凡所描写的是众芳零落的秋光。在寒水自碧的池塘边,只有些凄迷而仍富有生机的衰草,一棵老树已木叶尽脱,只有遒劲的干和横斜的枝挺立,似乎诉说着南园春日的繁荣。整个画面幽冷而富有生机。品读《南园》自然会想起早慧而不遇于时的天才诗人李贺,同时也想起诗人在河东流逝的金色年华,想起在极左思潮中饱历风霜的万千寒士。即使林凡作春景也是暖意方生,余寒未尽。《春雪》(64×118cm,纸本 1988年)所描绘的是这样的一幅画面:春天来了,小鸟感知到了春气的融和,在一片山冈之上自由觅食,有的在得意的鸣叫,有的准备振翅奋飞。但是雪霰还在洒落,老树还未披上新装,小草还未泛出新绿,料峭的春风还给人带来不尽的寒意。从小鸟快乐的神情中使人感受到春光的必然来临,表达了人们对无边春色的热爱和神往。林凡还描绘了不少的冬景,那清冷的寒潭,那素裹的梅花,那无边的雪野,亦仿佛把我们带入楚大夫的空泽幽潭,柳河东的村野寒江,释齐已的寒林古寺。林凡的艺术境界的确是清寒幽冷,但从中可以读出人生的忧患,生命的顽强,意志的坚韧。这种冷实际上是炽热真情的淬火,生命光华的预热,艺术潜能的湛发!

  幽静之境

  艺术品中的禅境往往是种幽静的境界。幽静之美是禅境的重要特征。林凡的好些作品,是幽邃寂静的,林凡送给冰心老人一幅刻字对联,联文是齐已的诗句:“万古千秋里,空山明月中。”冰心老人一直挂在自己书房里,老人过世,又掛在她的遗像两边。这是艺术家对大自然幽深宁静的深刻追求的体现。老人走了,林凡给她的挽联是:“冰魂已历三千劫;心月常圆一百年。”这是艺术上最沉郁,最清华的幽静沉寂。

  对静寂境界的追求,儒、释、道三家均比较重视,而以释家尤甚。慧远说:“夫称三昧者何?专思寂想之谓也。……穷玄极寂,尊号如来,体神合变,应不以方,……则内照交映而万像生焉;非耳目之所即,而闻见行焉。于是睹夫渊凝虚镜之体,则悟灵根湛一,清明自然。”释家参禅到至高层次,生命的潜能得到充分释放,潜意识可以调动。艺术家创作时高度入静,灵感可以不期而至,有时出现情如狂涛,思如泉涌的最佳状态。这真像龚自珍说的“狂慧”,不是吗?因此艺术品中的寂静境界,是静中的极动,动中的极静,寂而常照,照而常寂,落花无言,人淡如菊,此时无声胜有声的境界。绘画艺术作为一种造型艺术,色彩艺术,截取特定时空中的某一个画面来反映生活的某些本质规律,于刹那中见永恒,于微尘中见大千,这当然是静的。但这种静应是庄子“飞鸟之景,未尝动也”的静。它实际上是艺术家在特定时空中的凝神观照。禅宗的思维带有很大的直觉性,他们喜欢在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国中悟见自性,顿悟真如,因而艺术中的禅境应是静谧的,幽深的。林凡正是这样进入他自己的创作世界的。

  林凡的部分艺术创作近乎达到了物我交融、静谧幽深的艺术境界。从创作心态方面考察,林凡已把躁气消除殆尽,达到气定神闲,天机自流的境界。林凡对艺术的追求有一种常人莫及的执著,显示出一种特有的毅力、定力,当然也外化为功力。在那含垢忍辱、唾面自干的日子里,无论受到何种打击,他都没有放下手中的笔。这正如李存葆将军所说:“他始终用童心亲吻湘中的白鹭与竹枝,用血汗浇灌北国的山藤和小草。”他被贬谪到山西后,虽然成为劳动改造的对象,但他还是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时间,临摹了佛光寺、岩山寺、青龙寺、永乐宫等著名寺庙的壁画。有次到黄河岸边一个叫河坳的小村庄写生,如醉如痴,一连喝干了七八军用水壶苦涩的水,啃光了五六个玉米面窝头。十年浩劫中有次冒险独自到黄山写生达半月之久,回到晋中后受到长时间的批斗而毫无愠色。人生的磨难培养了他的定力。林凡从事艺术创作,常常是阴阳颠倒,虽然已届七十高龄,而往往创作到凌晨三四点。林凡就是以这种特有的毅力、定力进行艺术创作,用心血浇灌他的“虫鱼”事业。有时废纸盈篓,但不是精品从不敢轻易示人。林凡的艺术创作实际上是其毅力、定力、功力的外化。

  我们说林凡的绘画艺术饶有禅意,因为品读他的作品仿佛随画家来到没有尘世喧嚣的一方净土,谛听到了万籁之音。当你走近那藤萝缠绕的山崖,清泉飞泻的幽谷,春草萋萋的沙岸,一抹斜阳的芦荡,你会感到格外的清心明目,血压缓缓降低,心跳慢慢减速,心垢洗涤殆尽,慧心猝然湛发。林凡是对色彩有特殊敏感的艺术家。如前所述,林凡作画很少用秾丽绚烂的暖色,而多用凄冷凝重的冷色。这种冷色,不仅仅给人以凄寒之感,而且给人以幽静之意。林凡喜欢画水,如山溜、飞泉、河流、沼泽,像是北极的冰川融化而成,或是从他故乡资江挹取的清流吧,没有一丝污染,晶莹澄澈,凛冽芬芳。水的清,增添境界的幽冷;水的动,增添了境界的宁静。林凡的《碎梦浮春》画的是碎萍静静地浮流,这是极其纾缓,极其宁静的流动。许多读者都极度赞誉这幅静极生神的作品。林凡于花木之中最喜梅花,那数以百计的黄梅、素梅、绿萼梅,均没有一丝丝躁气,均是那样高洁清宁。林凡也画过不少红梅,但这些红梅仿佛经过了特殊工艺的褪色处理,远望宛如一树琼瑶,一枝寒玉。此外,林凡的绘画往往通过意象的衬托也创造出一种特有的幽寂之境,给人以极大的心灵震撼。在林凡的画作中,白鹭、白鹇、白马、黄鸟、大雁的意象出现比较多,尤其是白鹭,人们说,这是林凡的商标。孤寂而兀傲,应是画家孤傲凄清的心灵的象征。这些由寒潭、古寨、荒野、池塘、芦荡映衬出强烈的时空意象,容易产生风雨人生的孤独感,苍凉感,肃穆感。林凡画境的静,是一种人生境界的静,这像《碎梦浮春》所表现的静中见动,奔腾着生命的暖流,充满着郁勃的生机。

  禅宗标榜不立文字,直指人心,那么禅境应是一种无言之美,无我之境。当然,禅境因为是一种拈花微笑般的艺术境界,严格地说不能进行理性的缕述。它的空灵、淡远、清寒、幽静是一种整体感受,是割裂不开的。

  禅境是艺术的高境,老境。林凡先生绘画艺术的禅境,是其创作精神,精湛技艺,突发灵感的聚集而绽放的艺术之花。美术界泰斗蔡若虹先生说林凡以“孤吹”[12]自命,他的绘画是“取材独创,造型独创,立意独创,情调和风格也独创”,我想禅境的出现是独创的标志之一。林凡倡言“意工”说,强调艺术创作的精品意识,这些充满禅意的杰作便是他心血的结晶,“意工”理论的成功实践,给读者以极大的心灵慰藉。艺术的价值,在于净化人心,净化人际关系,净化人与自然的关系。“当代社会是一个烦嚣而乏味的环境,没有诗意、没有令人陶醉的田园牧歌、缺少销魂荡魄的高尚艺术”,现代社会激起的拜金狂潮与对于感官刺激的追求,使某些艺术家抛弃了学问与技艺,浅薄与轻狂往往成了时髦,而林凡先生仍然固守一隅,寂寞的耕耘,这是艺术家最可宝贵的品格。当代过“热”的社会生活,最需要的不是过“热”的艺术,而是清凉剂。林凡先生带有禅意的绘画艺术为我们提供了一杯沁人心脾的冷饮,一壶清香四溢的佳茗。对此,他的夫人王影女史当会和我们共赏。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对林凡艺术的品评·

邵大箴:林凡的画正处于升华阶段,他揉和中西技法,画面很统一,很讲究形式,有生气,格调清新。 
薛永年:林凡先生的工笔画,很有代表性。是一个稳健的开拓派。他有比较深厚坚实的功底,有比较广泛的文化修养,是很讲究形式的艺术家。特别是对意境的追求,在他的作品中非常明显。 
水中天:林凡先生的工笔风景,形成了新的更高的层次,这是他个人的,也是时代的。他通过艺术体现对人生的感悟!他的作品深幽、清雅、秀丽,显示出了一种难以名状的生命的感悟! 
刘曦林:林凡先生有一种孤独意识,就是一意孤行。有这种精神,就能较少依傍。林先生在中西两者之间,排斥了一部分东西,有排斥才能有自我。 
王? 镛:林先生研究领域很宽。在他的艺术中提供了许多值得思考的问题。林凡极其重视作品的格调立意。他认为“调高、格高、都是由于意高;调低、格低,往往都是意低”。(林凡《意工》)他的画格高雅,正是与他对意境的自觉追求密切相关。 
陶咏白:林先生的精品意识强,每一幅画都很耐看,感情很深邃,形式感很强。有一种涤荡尘垢的清虚之境的感觉,而画面构成又很现代,没有陈旧感。他突出了个人的气质——自我! 
孙? 克:林凡是做学问的人!在他的画中有很强的逻辑思维的痕迹。他不走别人的路,而是寻求自己的路,用边沿艺术指导自己的创作。他在中西两个板块的磨合中运用自己独特的理念作画,很成功。在当前工笔画界中,他一个人所获得的成功是明显的。 
翟? 墨:林凡的书画可以归纳为三点:一是白鹭风格,白鹭精神,这是一种孤傲、灵秀的精神。二是“小中见大”。他强调的“小格局、低角度、窄视野”是一种自信、自敛的逆向美学选择。三是我欣赏他说自己的创作事业是“虫鱼事业”,他说自己的艺术妙谛是“妙在渺小”,虫鱼小,事业大,唯其小更能成其大。他用工笔技法画这么大的画,一丝丝草叶都很有看头,境界很高,没有浮躁气,这是很了不起的。 
夏硕琦:林先生非常勤奋。他和他的画友们对工笔画的推进不遗余力,使工笔画呈现了新的面貌,新的境界。他通过自己的艺术实践,来推进工笔画,是有贡献的。林先生是注意艺术形式的画家,他的作品有一种独特的形式美。他是一个非常善于捕捉幻形结构的画家。看了他的画很动情,有一种文化的高度和情感的深度感! 
董辰生:林凡坎坷的经历,磨掉了他自身和作品的燥气。他的书画非常耐看,表现出文化底蕴很深厚,很平和宁静,有些禅意,这种境界是很难达到的。 
张道兴:林先生是典型的厚积薄发。他的作品积蓄了巨大的能量,让人看了动情。 
迟浩田:看林凡的画,不能不看他的字;看林凡的字,不能不读林凡的诗。林凡是湖南的骄傲! 
周艾若:林凡在他的画里所表现的人格精神,生命意识,人生价值,正是整个画界,整个艺术界在进入二十一世纪时都面临的问题,林凡的画,是向这个方向前进的。他的画的意韵,是现代的,而表现手段又是传统的,是属于中华民族古老的传统精神的。 
刘大为:林凡先生是我国艺术界的全才。他的美术、书法成就在全国是非常突出的。我和林凡先生在军艺是多年同事,他勤奋好学,刻苦探索,我从他身上,学到了许多有价值的东西。


林凡艺术“孤吹”的禅境 - 石墨閣 - 石墨閣
 
 
作者简介:湖南益阳人。擅长中国画。大学学历。历任中南军区政治部和总政治部美术编辑、记者,山西晋剧院舞美设计师,解放军艺术学院教师、研究员,中国国际文化传播中心副理事长,中国工笔画学会常务副会长,艺术研究员、南开大学教授。作品《微雨引飞泉》获全国工笔画展一等奖,《谷音》获全国工笔山水画一等奖。出版有《林凡画集》、《林凡书画集》、《林凡风景画选》、《林凡艺术》等。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