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池墨香

操千曲而后晓声,闻弦歌而知雅意,观千剑而后识器!

 
 
 

日志

 
 

范迪安[悟道与机缘]记画家范扬  

2017-03-09 10:52:22|  分类: 【艺术论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范迪安[悟道与机缘]记画家范扬

悟道与机缘:——记画家范扬范迪安

范扬。可以揣想,范扬在作画之际的状态就是一种"顿悟"状态,而且是持续地保持了这种"悟"的状态。禅宗悟道离不开"机"的触动或引发,常常是受到某一机缘的启发而"顿然晓悟","悟"到刹那间——"即时豁然还得本心","其解脱在于一瞬"。在范扬那里,机缘的"机"就是他面对的自然与视线中的事物。


范迪安[悟道与机缘]记画家范扬 - 石墨閣画廊 - 石墨閣


 

范迪安[悟道与机缘]记画家范扬 - 石墨閣画廊 - 石墨閣 

范迪安[悟道与机缘]记画家范扬

整理 雨浓


范迪安[悟道与机缘]记画家范扬 - 石墨閣画廊 - 石墨閣

 

范迪安[悟道与机缘]记画家范扬 - 石墨閣画廊 - 石墨閣

 

范迪安[悟道与机缘]记画家范扬 - 石墨閣画廊 - 石墨閣

 

范迪安[悟道与机缘]记画家范扬 - 石墨閣画廊 - 石墨閣

 

范迪安[悟道与机缘]记画家范扬 - 石墨閣画廊 - 石墨閣

 


范迪安[悟道与机缘]记画家范扬 - 石墨閣画廊 - 石墨閣

 范扬访谈:

当代中国画坛,可谓千家竞秀,在这繁花锦绣当中,有一位拙朴粗犷、长于将人物画置于山水当中,作品造化天成、舒卷浑然的优秀画家——范扬。
  在他的作品中,笔墨、形式、符号与意象均显示的含蓄而充实、沉静又率性,令人联想到重归田园的愉悦、返朴归真的心绪,更多的是还原“林泉 ”的一种超然。
  这是非有深厚文化底蕴所能营造出的境界。也是我煞费苦心要与范扬老师对话一个心结!
  王慧(以下简称王):范老师,07年伊始的当代“水墨雄风”展,您位列其中,请问您如何诠释这当代的中国画“雄风”?
  范扬(以下简称范):这个“雄风”我觉得它的命题非常的好,它实际上是艺术家对于这个时代的一个直觉,现在所讲到的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中国文化的伟大复兴以及中国画的伟大复兴,那么实际上,象我们这批艺术家直觉的感觉到了历史的命题,为什么?应该说从鸦片战争以后,中国人的精神受到了打击,被列强欺负以后,积弱成病,成了“弊病”的“病”,现在通过百年的调整和整合,我们的民族正处在复兴,强盛,一个大国正在崛起的这么一个关头,而这个关头我觉得与艺术家是最直接的,最敏感的体验到了这一点,那么它体现在了对自己民族艺术的自信,对自己中国画确立的矗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认可,这个时候不失时机的来办“水墨雄风”,很是适时。我们就是要重振雄风,这个雄风反映在绘画上,实际上是反映在中国文化上,最佳是体现在时代的精神上,我觉得这一点呢,在文化意义超过了本次展览的作品的展示的意义。艺术家是走在时代的前面的,非常敏感,直觉的感觉到这个国家正在崛起,那么崛起就必需要有精神上的强悍,比如蒙古帝国,什么都不管,横扫世界,那就是雄风,我们现在就是要扬一扬这样的雄风,这就是一个大国的风范,是一个民族气派的确立,而艺术家的创作就是这个气派确立的一个信号。
  王:范老师,古人说“文质相含济以学问,淡泊旨守造于高明”,作为一名画家,您是如何看待这澹泊学问的?
  范:一个艺术家既是入世的又是出世的,必需要有入世的,这是儒家的思想,齐家治国平天下,我做不到,“堕落”到了绘画这个小道里去了,那么,我们在这里如果再没有一点民族的自豪感,没有一点社会的责任心那也是不行的,但是,我们对这个民族的自豪感和社会的责任心,是通过我们的艺术来体现的。首先我自己的体验,然后我把它表达出来,来体现。你要说是淡泊呢,不一定!我们是进取。另外,从另外一个角度要淡泊的是什么呢?是名利,这个名利场就是所谓熙熙攘攘,都是为名为利。这对一个艺术家来说有诱惑,但是也要有清醒的头脑,这个清醒的头脑现在就需要“淡泊”这两个字做为当头棒喝,没有“淡泊”的心态是做不好任何事情的,因为我们所承担的历史史命,不是一时一世的,不是浮名浮利。我们的所谓文章看起来是小道,但它就像曹丕所说的它是千古事,乍看起来没有作用,而实际上是蕴含大道的,我曾经给很多评论家说过,我们艺术家,艺术评论家的声音虽然微弱,但是它的波段却很长,听起来在这个社会上他起不了作用,但我们是可以穿越时空,在久远的以后听到我们的声音。比如,做个宰相,在当时当世那是不得了的,过了两百年或许他就不如一个诗人,或许不如一个画家。为官说话是响亮的声音。我们虽然没那么响亮,但我们艺术家,艺术评论家的声音是波段很长的,我们可以穿越时空,在一两百年后还可以听到我们声音的回响。这就是从“淡泊”的角度来说,你创造优秀的艺术不在乎一时的名利,那这就是“淡泊”两字给我们的启发和启示。
  王:传统人物画与山水画是分科的,可您的作品中,山水似乎是服务于人物的,这是您刻意区别他人,还是您的人文关照抑或其它的呢?
  范:这个问题很有意思,实际上山水人物的结合古已有之,像刘松年有很多绘画,包括宋代的李公麟,元代的王蒙,很多有人物的山水画家,他们在人物画方面有很好的基础,是山水服从于人物,还是人物服从于山水呢,实际上界线已经打破,那么到了后来分科太细,山水是山水,人物是人物,而这我又把它重新的整合,我觉得如果说创造呢,这就是我的创造,如果说不是创造呢,这就是我的复古。所有伟大的艺术家都是以复古为旗号进行创新的,像文艺复兴,谈的是文艺的复兴,要复兴古希腊古罗马的作风吗?但实际上说的是自己的话,赵孟頫人物和山水结合的非常好啊,对吧!我们看到那些最优秀的画家实际上他已经没有界线了,大千世界在他的笔下是一体的,我今天以人物为主,我明天以山水为主,我后天以山水和人物的结合为主。这都是大千世界给我的启示,而我作为一个画家,我怎么样表现它,我今天是这样的感受我就这样画,明天是那样的感受我就那样画,我今天以人物为主那山水就作为辅助的原素,我明天以山水为主了,那人物就是在山水中的人物,所谓“山川不改,人世更迭,”那么两者皆可入画,两者皆入我画,皆入我的画!
  你说是人文关照也好,你说是山水服务人物也好,你说是人物服务山水也好,你像从顾恺之的画云台山记看,从他的洛神赋图看,那是人物还是山水?不可分,不能分。这就是他的高明,洛神赋图卷是人物画还是山水画?是人物画,画的洛神,但是山水占着多大的份量。但没有画出来,他写了一篇画云台山记,你看他的这个记载,他准备怎样画就怎样画,有人物,有山水,天空怎么染、水面怎么画、人物是什么形态,都写进去,这就是大画家区别于一般画家的高明之处,一般画家的作品可以很清晰地分辨这是什么,那是什么,他们大画家是什么?请问塞尚是人物画家?是静物画家?是风景画家?都不是,他就是画家,划时代的画家,塞尚是人物画家吗,是风景画家吗,是静物画家吗,都是!都不是!他就是一个伟大的画家,我们要做的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王:古人有山水当中自有“我”在,故有画中不必添加人物之说,您是怎样看待这一问题的?山水画当中人物的添加真的是可有可无吗?
  范:这个问题问的很好,你认真的看,倪云林的山水中是很少见人物的,倪云林的山水中几乎没有人物,为什么?他觉得不食人间烟火,添加了人物,或许就添加了一分俗气。他太高明了,他有洁癖!其他的人进来这画面或许就脏了,这就是倪云林的高明之处,但是他真的没有人物吗?我觉得你看画的时候,你就是人物,你就是这山水中的人物,他是一种山水和观画人之间互相关照的一种关系,所有伟大的艺术家,他不可能离开人文情怀。倪云林不画人物,不见得他心中无人,或许他目中无人,但是他心中有人!这就是讲倪云林的山水画没有人物。山水画中有人物的人很多,比如讲王蒙,如黄公望,画面中还是有人物活动的痕迹,巨然也好,董源也好,有很多人们活动的痕迹,他们呢,从另外一个角度觉得天、地、人三才之中皆在我笔下,皆在我腕底,三才天、地、人都在画面里头,这也是另外一种关照,可能他不是那么的局限,可能他有另外的一种介入的心理状态,他觉得,画或不画都可以。我没有画,不见得没有我,我在看着这幅画,我也进入了这个画面,这就是我的理解和解释,你说可有,我说可有就可有!你说可无,我说可无就可无!你的问题是“山水画当中人物的添加真的是可有可无吗?”我就告诉你!真的可有可无!我今天可有,就是可有。我今天可无,就是可无!这就是我对这一问题的回答。有无之间,有无相生,有就是有,无就是无,既符合禅宗的思想也符合实际的情况,还符合艺术家此时此地彼时彼地的心理,心态,和状态。
  王:人们常说“笔墨背后是文化”,您是怎样看待美术作品中的时代性、人文性、艺术性的呢?
  范:笔墨背后绝对是文化。中国画所讲的笔墨,并不是真正的用笔用墨,而是它所有的构成因素,那所有的构成因素肯定要体现文化的状态,实际上这都不用解释,我说句老实话,我觉得当时对中国画笔墨的等于零,中国画的穷途末路的讨论,我觉得这很可笑,中国画不可能穷途末路,不需要讨论。你看中国画必有它的强大生命,这个民族的存在,这个文化的存在,你说穷途末路这可能吗?这都是非常显浅的道理,不需要产生争论的。至于中国画笔墨等于零,我记得有高人说过很精彩的话,他们说笔墨等于零,好!我们问过了数学家,零是数学阿拉伯数字中最重要的一个因素,所有的数字123456789少任何一个都可以运算,但是少了零,对不起,这数学无法进行运算。你说笔墨等于零,这就说明笔墨太重要了,决不可缺少,缺少了它任何都不能进行,不能成型。我们要从这样的角度,我觉得吴冠中先生在说笔墨最重要。
  任何时代的笔墨都有时代性、人文性、艺术性的,否则它就不称其为艺术了,画家也就不成为艺术家了。
  王:范老师,在当代中国画界多样性中,您的个性风格与个性特色突显其中且获得社会广泛认同,这是非常难得的。您认为这是偶然还是必然?
  范:我觉得我的绘画作风,实际上最初时人们是不喜欢的,因为我不怎么管别人的喜欢和不喜欢,我比较男性化的,不管人家喜不喜欢,我不是女人,女人呢,她要取悦于人,要梳装打扮,她主要是取悦于人,而我是一个比较男性的画家,我是征服性的,我不取悦于人的,而最开始的时候人家并不喜欢我,后来人家渐渐不得不看到了我,或许人家看到我还有一点好处,这就是我的个性特色,凸显其中,我最终的目的叫你不得不承认我,我不讨你喜欢,我是要征服你,而不是取悦于你的,这就是我的本能和动机,我不在乎你喜不喜欢我,我要让你不得不看到我,对不对!我要吃死你!呵呵,这就是我的作风。
  王:“澄怀观道”式的空山禅意,是非常难以突破的传统模式。您是如何把握作品中的传统艺术与人文思想的“平面”表现的呢?
  范:所有的艺术,它所谓的澄怀观道,之所以中国的古人了不起,有时候讲一些看似含糊实际上深刻的句子,这个澄怀他把我的胸怀坦诚了,清醒了,清理了,澄清了,这是澄怀,在我的艺术中,我过滤了其他人的杂质,回归了艺术的本源,回归了我精神的根源。这就是澄怀在这个过程中我知道了人世的道理,我知道了自然的规律,我知道了艺术的本质。这就是观道,这个道无处不在,是道理,说大了,也是一个宇宙运行的规律,说小了,就是用笔也有道理,从大到小都有道贯穿,所谓吾道一以贯之,他是一贯的贯穿在所有的道上,所有的艺术家的作品和艺术家的创作中:澄怀观道这就是我们要做的。
  我觉得中国绘画,他的优点就是以平面来表现,比如视点说是平行透视。说是焦点透视,然后说中国画是多点透视,我认为都说错了,中国画即不是焦点透视,也是不所谓的其他的透视,甚至也不是多点透视,中国画是无数点的透视,古人说仰观俯察,我头一抬头一低,这里面有多少个视点,这是什么点?无数无数的点,这就是我对中国画平面的理解,对视点的认识。
  王:看您的作品,总让人联想到道家的“天人合一”,也就是自然宇宙与人文精神的那种融合与适应,当然不仅仅是这些,您能谈谈作品的创作初衷是基于什么冲动好吗?
  范:我觉得“天人合一”是一个比较高明的境界,我觉得现在所提的和谐社会就是讲的天人合一,如果说自然宇宙和人文精神的那种融合,从画家的角度来说,就是我对自然的理解,通过我的认识,通过我的笔墨的融合,在我的笔下产生了矛盾,或者是我制造了矛盾,或者是我认识了矛盾!我又解决了矛盾,达到和谐境界,当然这个和谐它呈现的状态不同,有可能是一种激情的,在激情中找到了和谐,有可能是冷竣的,在冷竣中找到了和谐,那么从最激动的梵高或者徐渭,这都是激动的要发神经的人,到宁静的赵孟頫,到最宁静的弘仁,在他们的画面中他们都找到了矛盾,又在矛盾中找到了平衡,在这个平衡的度上有的是宁静中的平衡,有的是激动中的和谐,在这里我觉得他们都籍于对大自然的认识,也籍于自己本体素质的养成,最终他们反映了本体的精神,正是因为这个个不同的精神,丰富了整个人的精神世界,有了他们存在的价值,而我也希望能创造一种样式,有这样的一种涌动,骚动的情感和激跃的表现,能够在中国绘画的领域里相当于徐渭,陈白阳,我希望我也是三五人中之一吧,让时代来判断。
  王:您是如何看待书画收藏,您本人收藏吗?
  范:我收藏,我给你讲一个故事,有一次有位朋友拿来几张画,有一张钱松岩,有一张傅抱石还有一张梁漱溟的书法,钱松岩画的是一张“暮色苍茫看劲松”,傅抱石也是画的一张“暮色苍茫看劲松”,当时是全国文代会上,毛主席诗词刚刚发表,他们都画给了一位老人,这位老人就留下来给我看,当然傅抱石肯定最贵,钱松岩也很贵,梁漱溟肯定没那么贵,三张交在我手上,我就买了那张梁漱溟的,我不是从利益来分析,我觉得梁漱溟是一个伟大的人物,说实话远远超过傅抱石和钱松岩,作为人格,人品,学问,社会的影响力,他是个了不起的学者,而且他抄写的“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此乃大丈夫也,字体很硬朗。我觉得这个了不起,我喜欢这个我就买这个,其他人不关我的事情,我只管收藏最高明的精神寄托的作品,这就是我的追求,我就收来这样的作品,我只收藏我喜欢的作品,我只收藏比我好的作品,而比我好的作品恰恰并不是那么多。
  王:与您谈了半天,请问范老师您目前作品润格是多少?您的润格在当代知名画家当中是偏高还是偏低?
  范:我是偏低的,我觉得我的艺术是大众的,我的润格比当年齐白石、黄宾虹已经高了一些,所以我觉得挺满足的,已经很好了,已经很了不起了。
  王:您认为今后书画收藏市场还会出现像前两年那样的火爆局面吗?
  范:肯定会的,随着我们民族经济的复苏,随着我们大国的崛起,文化事业必定将走向恢弘的状态,而艺术和艺术家的作品目前实际上很低的,比起油画家在西方的领域里的价值,和价格的攀升,我们实在是太低了,所以我们必将走向辉煌。不一定是我,是我们文化事业会走向辉煌。
  王:请向我们广大的收藏爱好者说几句话
  范:你们应当找到最好的画家和最好的作品,这就是你们要做的事情,而对画家来说,创造时代的,优秀的作品,这是我们要做的事情,让精品找到藏家,让藏家找到精品,于是,你和我都得到了价值的体现,藏家和画家都得到了双赢的局面。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