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墨香满谷

操千曲而后晓声,闻弦歌而知雅意,观千剑而后识器!

 
 
 

日志

 
 

沈阳城市雕塑——体育题材雕塑集锦  

2017-04-01 08:29:12|  分类: {雕塑雕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沈阳城市雕塑——体育题材雕塑集锦

  沈阳体育题材雕塑

沈阳城市雕塑——体育题材雕塑集锦 - 静涛 - JINGTAOS   BLOG

《国足在绿岛》 绿岛宾馆门前的草坪上竖立总数四十四尊国家队成员的铜质雕像。
沈阳城市雕塑——体育题材雕塑集锦 - 静涛 - JINGTAOS   BLOG

《国足在绿岛》主教练米卢兴高采烈地与自己的雕塑合影 


沈阳城市雕塑——体育题材雕塑集锦 - 静涛 - JINGTAOS   BLOG

《国足在绿岛》 国足队员祁宏终于找到自己的塑像 


沈阳城市雕塑——体育题材雕塑集锦 - 静涛 - JINGTAOS   BLOG

《国足在绿岛》杨晨和李明 

沈阳城市雕塑——体育题材雕塑集锦 - 静涛 - JINGTAOS   BLOG
《国足在绿岛》纪念雕塑在沈阳揭幕。
沈阳城市雕塑——体育题材雕塑集锦 - 静涛 - JINGTAOS   BLOG
 冒雨训练  
沈阳城市雕塑——体育题材雕塑集锦 - 静涛 - JINGTAOS   BLOG
李铁? 
沈阳城市雕塑——体育题材雕塑集锦 - 静涛 - JINGTAOS   BLOG
沈阳五里河体育场胜利纪念碑 2002年(已拆除,去向尚不明)
沈阳城市雕塑——体育题材雕塑集锦 - 静涛 - JINGTAOS   BLOG
大型立体奥运雕塑《腾飞》

沈阳体育题材雕塑 - 静涛 - JINGTAOS   BLOG
沈阳体育公园足球雕塑墙
沈阳体育题材雕塑 - 静涛 - JINGTAOS   BLOG

迎全运主题雕塑

沈阳城市雕塑——体育题材雕塑集锦 - 静涛 - JINGTAOS   BLOG
 

 
 

殇情五里河
 作者:《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周范才 | 沈阳报道

沈阳城市雕塑——体育题材雕塑集锦 - 静涛 - JINGTAOS   BLOG

 2007年2月12日,沈阳五里河体育场被成功爆破

正是南勇当政期间的中国男足,“开创了权力寻租的先河”,“贩卖国脚”成为多数人的生财之道。一种说法是,当时没有20万,根本就买不到国家队的一个“马甲”;没有30万根本打不上主力替补,没有50万根本就打不上主力

7月25日,《沈阳日报》刊发了一则报道“足球反赌大案何以迟迟未开庭”,透露出喧嚣一时的南勇、杨一民和谢亚龙等人案件仍停留在检察院,尚未移交法院。

与当年三人的落马相比,该消息已经再难激起波浪。沈阳,这个铸就中国足球短暂荣光的福地早已对此性情淡漠。

两个多月前,沈阳一个叫王春生的老人去世,同样未能激起这座城市任何的波澜。他曾是五里河体育场的第一任场长。那里,曾经承载了中国足球的全部荣耀与尊严。

四年前,五里河体育场被爆破拆除,在全中国广大球迷中一度引发震荡。如今,铅华散去,原址已经建立起多处商场、高档住宅楼,地产商打出的口号是“复兴一座城市的荣耀”。

至于“五里河”三个字,如同永远在徘徊、永远找不到出路的中国足球,此情犹可待,只是已惘然。

情深五里河

一片菜地。

这是年逾七旬的沈阳人杨年洪关于早年五里河的最初记忆。五里河紧挨着浑河北岸,地处今天沈阳市内繁华的青年大街左侧。“到了五里河就是进城了。”在过去许多年,这始终是多少代沈阳人的共有的记忆标签。

但沈阳与足球的联系却早已经开始,1918年前后,在当时的奉天(今沈阳)、大连等地先后出现现代足球运动。日占时期,沈阳足球更是显赫一时。此后,从沈阳光复到在上个世纪90年代以前,沈阳足球的荣耀属于今天五里河故址对面的另一座体育场:沈阳市人民体育场。

作为沈阳市最早的足球队球员,杨年洪的足球生涯是从那里开始的。1953年,杨年洪被选拔进入新建立的沈阳市青年足球队,7年后调入沈阳市青少年业余体育学校(今沈阳市体育运动学校)任教练。

那正是一个物质和娱乐极度匮乏的年代,沈阳人的足球热情也因而得以迸发出来。杨年洪记得,每当他的球队在人民体育场有比赛的时候,沈阳百姓总是洋溢着花几毛钱买张门票排队进场的热情。

为此,1964年、1979年沈阳市两次被国家体委确定为重点开展足球的城市。第一届国家队来自沈阳的就有郭鸿宾等8人,此后,高丰文、高峰、肇俊哲、张玉宁、杜振宇、李铁等一些在中国足球界如雷贯耳的名字从沈阳走向了全国。

1986年1月,为举办第二届全国青少年运动会,沈阳市政府决定在五里河地区修建沈阳市体育中心。两年后的4月1日,“沈阳市体育中心”破土动工。

在十余年间,“五里河体育场”不过是坊间惯常的称呼,一直到中国队于2001年在此首次冲进世界杯后,沈阳市政府才决定将已闻名全国的“五里河体育场”正式更名。

1989年8月15日,能容纳5万观众的五里河体育场迎来了她的处女秀。这天,中国辽宁队与巴西桑托斯足球队进行了首场足球赛。半个多月后,第二届全国青少年运动会开幕,时任国家副主席王震到五里河体育场出席开幕式。

五里河的荣耀由此拉开。

中国足球福地

新生的五里河很快为中国足球创造出历史。

1990年4月29日,代表中国征战亚洲俱乐部最高级别赛事“亚俱杯”的辽宁队在五里河体育场迎战日本尼桑队。最终,辽宁队以总比分3:2的成绩成功登顶,从而获得了中国男足迄今唯一的一个亚洲冠军。

那天,一个名叫罗西的辽宁鞍山球迷组织了10辆大客车,载着数百名球迷浩浩荡荡从鞍山赶赴五里河现场观战。罗西和场内的6万名观众见证了历史,“那是我一生中难忘的时刻。”

随后几年,如日中天的辽宁队以五里河体育场为主场,所向披靡,成就了国内赛事“十连冠”的神话。其时,罗西也因对足球的狂热和痴情,被媒体赞为“中国球迷皇帝”。在他的眼中,“最辉煌的比赛都在五里河。”

然而,辉煌并未能持续。1995年11月12日,辽宁队0:1负于广州太阳神队,创造出“十连冠”神话的辽宁队就此降入甲B。那一夜,5万多人在五里河体育场的观众席上举起打火机为球队祈祷。

其时,已然承载着中国足球希望的辽宁队如此黯然的转身,一时举国震动。罗西记得,当晚的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甚至还就此播发报道。在他的记忆中,这也是迄今为止《新闻联播》唯一一次就国内足球队降级播发新闻。

喧嚣的五里河就此沉寂,此后的数年间少有人提及。直到年轮进入2001年,中国足球陡然平地崛起,五里河也因而得以最终载入史册。

这年的10月7日在五里河体育场,中国队1:0小胜阿曼队,从而以6战6胜的成绩,提前一轮获得世界杯“入场券”。

那天晚上9时22分,主裁判终场哨响,座无虚席的五里河沸腾了,看台上的罗西和全场6万人一起泪流满面。那一幕,注定会存留在无数中国人的脑海:范志毅跪在球场上嚎啕大哭,李玮峰卷着国旗在五里河满场飞奔,现场的6万人齐声唱响《歌唱祖国》。

罗西记得,比赛结束后,一条横幅在五里河体育场内传递,上面写着:北京申奥已成功,沈阳福地又圆梦,入世手续已办妥,今日中国全球通。

五里河,“中国足球的福地”的荣耀终于再一次获得了认同,由此成为国内知名度最高的体育场。

只是,在五里河创造的历史并不总是充满着激情豪迈。几年后,五里河体育场因一次偶然的退赛注定再次被写入中国足球史。

2004年10月2日,在五里河体育场进行的北京现代与沈阳金德队的比赛中,因对主裁判判罚不满,在距离比赛结束还有11分钟时,北京现代队竟然全体罢赛,创造了中国职业足球史上第一次罢赛事件。

该次事件影响恶劣,中国足球的恶瘤此后越捅越大。中国足球再次走入黑夜,从此一蹶不振。

“慕马大案”后的强心剂

十强赛落户沈阳,带来的不仅是荣耀,更是无限的商机。

坊间至今流传的说法是,当时沈阳市内酒店爆满,有多达十几万球迷只能住在市内各家洗浴中心。著名足球记者李承鹏曾透露,因为沈阳的洗浴中心都是统一用一款香皂,以至球迷碰面时闻到的都是同一种香皂味。

此前的两年,辽宁省、沈阳市官场正经历着一场前所未有的震荡。2000年,时任沈阳市市长慕绥新、常务副市长马向东等人先后落马,“慕马大案”因牵涉甚广、罪情复杂,一时震动全国。

对2001年的沈阳而言,官场的震荡尚未结束,沈阳形象也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机。对新任沈阳市领导来说,“必须拿下”2001年世界杯足球赛亚洲区预选赛十强赛的举办权就显得尤为迫切。

当时,沈阳面临着西安、上海等城市的竞争,胜出形势并不被人看好,但笑到最后的却是沈阳。

个中原因,迄今在沈阳足球圈流传的一个段子是:在申办陈述的前一晚,沈阳代表请西安的代表喝酒,将后者灌醉,并将其送上回家的末班飞机;而软硬件设施更好的上海,因信心十足怠慢了中国足协官员,也遭致排除。

时任沈阳市球迷协会会长的孙长龙,今年初刚刚卸任沈阳东进足球俱乐部常务副总。2001年“十强赛”时,他获任沈阳市“十强赛”组委会副总指挥,专司球迷工作。在他看来,沈阳当年获得“十强赛”举办权应与南勇也少不了关系。

时任中国足协专职副主席的南勇担任中国国家男子足球队代表团团长,正全力率队冲击2002韩日世界杯。南勇是吉林人,1984年从沈阳市体育学院毕业后,进入国家体育总局,在人事司工作多年。

9年后,已升任国家体育总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主任的南勇在足坛“反赌扫黑”风暴中落马,一度关押在沈阳、铁岭等地看守所。其后,有关南勇暗中相助沈阳获得“十强赛”举办权的说法开始甚嚣尘上,并指其间“猫腻极深”。

不可否认的是,2001年,正是南勇以中国男足代表团团长的身份率队成功打进世界杯决赛圈,为其从政履历留下最为浓墨重彩的一笔,成为中国足坛此后数年间呼风唤雨的人物。

有媒体报道,正是南勇当政期间的中国男足,“开创了权力寻租的先河”,“贩卖国脚”成为多数人的生财之道。一种说法是,当时没有20万,根本就买不到国家队的一个“马甲”;没有30万根本打不上主力替补,没有50万根本就打不上主力。

五里河的经营之道

2001年12月12日,沈阳市体育局下发文件,任命刘守礼为沈阳市体育中心主任。如何接续五里河的辉煌成了刘守礼上任后的首要任务。

此前的10月24日,沈阳市政府邀请CCTV“同一首歌”进驻五里河体育场,举行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十强赛”总结表彰大会。随即,时任沈阳市长陈政高提出应搞一个陈列,展示中国足球冲入世界杯的不平凡之路。

任务落在了刘守礼头上。“这是我去五里河搞的第一个大事。”已经退休在家的刘守礼记得,他获得的第一批图像资料,是他专程前往北京私下花费了800块钱从中国体育报一个记者手上买来的。

仅仅一个月,这个坐落在五里河体育场观众看台底下,沈阳市政府投资140余万的陈列馆就正式对外开展,沈阳市长陈政高和已誉满全国的中国男足全体队员一同参加了揭幕式。

陈列馆免费对外开放吸引了各地纷至沓来的球迷,然而这并没有带给刘守礼直接的经济效益。“我去的时候五里河还欠着外债,养了100多个职工,差点都开不出工资。”

五里河体育场是沈阳市体育场所属事业单位,处级单位建制。早年,沈阳市财政每年有近百万元的拨款,但到刘守礼上任时早已改制成“自负盈亏”。

其时,五里河已是盛名在外,“出租五里河”由此给刘守礼带来了滚滚财源。张学友、那英、莫文蔚等明星先后点名要求前往五里河体育场举办个人演唱会,“张学友的场地费我收了120万。”

此前,有着优质草皮的五里河体育场始终拒绝对外开放。刘守礼上任后,出于运营的压力,方始以一场球赛几千块钱的租金主动放下身段、服务公众。

第一年过去,五里河体育场就实现了盈利,并开始偿还外债。“没想到挣钱那么容易,”有着多年场馆运营经验的刘守礼有些意外。

但利用五里河的各种行径也纷至沓来。2002年,有演出公司在某次“巨星演唱会”仅缴纳10万定金后,拒绝根据合同缴纳余下的60万场地费。愤怒的刘守礼在演唱会开唱的当天晚上将五里河体育场断电,威胁“不给钱就演不成”。

其时,各地赶来的上万歌迷已经陆续进场,等着一睹他们心中偶像的风采。其时,正值党的十六大召开前夕,五里河的突然变故让主办方大惊失色,负责演唱会安保重任的公安局长也不得不出面做刘守礼工作。

最终,主办方给五里河体育场开来两辆雪佛兰汽车做抵押,刘守礼方保证演唱会如期举行。

球迷放言与五里河共存亡

五里河体育场还曾是国内率先拥有地热的标准足球场。

据刘守礼介绍,为了保证“十强赛”的顺利进行,沈阳市政府不惜将一万四千平米的足球场全部挖开,埋上地热管线。“从12月到开春3三月,每天24小时不间断的烧油。”

刘守礼透露,一个冬天,五里河体育场烧掉整整1吨油,花费了近200万,“但冬天事实上一场活动也没有。”第二年冬天,五里河体育场给沈阳市体育局打报告,坚决要求把地热停掉。

即便如此,硬件不断得以改善的五里河体育场也依然逃脱不了被拆掉的命运。

2003年,沈阳市作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协办城市,成为奥运会足球赛的分赛场。随后,沈阳市政府计划耗时两年对五里河体育场的土建、智能化信息系统等90%的软硬件设施进行全面升级改造,以迎接奥运会的到来。

仅仅一个月后,沈阳市政府又突然改变决定,计划通过土地置换和银行抵押的方式,将五里河体育场拆掉,在浑河南岸新建一座现代化的奥林匹克体育中心。

2006年12月,沈阳本地媒体报道了五里河体育场即将被拆除的消息,迅即传遍全国,引发全国范围内的广泛争议。在沈阳本地,“更是骂声一片。”

2001年中国队出线后,作为沈阳市球迷协会会长的孙长龙,自掏腰包上百万元在五里河体育场兴建了一座V字形纪念碑和众多的球员雕塑。

这也成了五里河体育场,乃至沈阳市的标志之一。2002年的春节联欢晚会上,中央电视台还专门在此设立分会场,给了五里河体育场和纪念碑长达一分多钟的特写镜头,以铭记中国队首次冲进世界杯的历史性时刻。

孙长龙所率领的球迷协会也因组织“十强赛”功勋卓著,由沈阳市政府破格奖励20万元,孙长龙个人荣立一等功,并作为唯一的球迷代表参加了在北京人民大会堂的庆祝大会。

一切在数年之后变故。2006年12月17日,孙长龙突然被告知要搬迁走纪念碑,“要不你自己拆,要不就和五里河一起炸了”。孙长龙至今记得,“政府非常强硬,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不得已,他开始求助媒体,并先后组织了数百名球迷聚集在五里河体育场,声言“誓死保卫五里河”。其时的五里河命运经由媒体报道,已成举国关注的热点,于广大球迷而言更有如末日降临,一片哀伤。

孙长龙的抗议未能奏效,相反他组织的抗议活动、准备的标语也被政府部门强力阻止。不久,他在个人博客上公布了一份“遗书”,称“我已经决定了踏着歌声与我的、也是全中国球迷的精神寄托---五里河体育场一道踏向刑场,与它同归于尽。”

“那真的是遗言。”过去近5年后,孙长龙在见到本刊记者时依然表示,公布遗书时他已经把房子、车子全部变卖。据他透露,当初建立纪念碑时,他在雕像的大理石基座下设立了存放骨灰盒的暗道机关,“待我死了后让后人将我的骨灰放在这里,我就可安享天年了。”

复兴一座城市的荣耀

2007年2月12日下午三点,随着一阵巨响,万众瞩目中的五里河体育场被成功爆破。

那一天,誓言与五里河共存亡的孙长龙被公安部门的数个老朋友叫去,“陪着我一起喝了六七个小时的酒。”最后一刻,计划现场直播的中央电视台、辽宁电视台也被临时叫停。

孙长龙建立起来的雕塑临时被移往他处,至今下落不明;刘守礼奔波月余建立起来的足球陈列馆的诸多资料一同化作了灰烬。

时任沈阳建筑大学党委书记张福昌获悉后,派人从五里河体育场买回来一节锈迹斑斑的钢架、一排黄色的座椅,安放在该校体育场一角。如今,这已成了一度繁花似锦的五里河体育场留给世人的最后记忆。

随后,经他倡导,沈阳建筑大学又指令该校体育部党委书记王志敏筹建新的足球陈列馆。今年3月,张福昌任辽宁省教育厅厅长,足球陈列馆能否建成又成疑问。本刊记者在沈阳建筑大学看到,该陈列馆内部已初见规模,只是空空如也。

五里河体育场被爆破拆除后,废旧钢铁卖了800多万元,所在地块拍得了16亿元。如今的五里河已是沈阳市南城的商圈之一,商场、写字楼、高档住宅区已经拔地而起。

马路边,一个名为“世贸.五里河”的高档楼盘在暗色的巨幅背板上标注着自身的定位:豪宅标准定制者。附近的另一幅广告牌写着动人的广告语,“五里河:复兴一座城市的荣耀”。

去年,曾率领中国队冲进世界杯的神奇教练米卢托著名足球记者李响给孙长龙打电话,想把“十强赛”纪念雕塑买走。今年5月,孙长龙也突然接到沈阳市建委的电话,询问他纪念雕塑的去向,“大概是想重新搞一个纪念碑。”

网摘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