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墨风和畅

操千曲而后晓声,闻弦歌而知雅意,观千剑而后识器!

 
 
 

日志

 
 

王羲之资料研究(五)  

2017-04-26 11:08:57|  分类: 【艺术论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羲之资料研究(五)

 王羲之资料研究(五) - 陆泉润 - 墨香满谷

节制章第十

夫学书作字之体,须遵正法。字之形势不得上宽下窄;如是则是头轻尾重,不相胜任。不宜伤密,密则似疴瘵缠身;不舒展也。复不宜伤疏,疏则似溺水之禽;诸处伤慢。不宜伤长,长则似死蛇挂树;腰枝无力。不宜伤短,短则似踏死哈蟆。言其阔也。此乃大忌,可不慎欤!

察论章第十一

临书安帖之方,至妙无穷。或有回鸾返鹊之饰,变体则于行中;或有生成临谷之戈, 放龙笺于纸上。彻笔则峰烟云起,如万剑之相成;落纸则NC976施张,蹙踏江波之锦。若不端严手指,无以表记心灵,吾务斯道,废寝忘餐,悬历岁年,乃今稍称矣。

譬成章第十二

凡学书之道,有多种焉。初业书要类乎本,缓笔定其形势,忙则失其规矩。若拟目前要急之用,厥理难成,但取形质快健,手腕轻便,方圆大小各不相犯。莫以字小易,而忙行笔势;莫以字大难,而慢展毫头。如是则筋骨不等,生死相混。倘一点失所,若美人之病一目;一画失节,如壮士之折一肱。予《乐毅论》一本,书为家宝,学此得成,自外咸就,勿以难学而自惰焉。

用笔赋

秦、汉、魏至今,隶书其惟钟繇,草有黄绮、张芝,至于用笔神妙,不可得而详悉也。夫赋以布诸怀抱,拟形于翰墨也。辞云:

何异人之挺发,精博善而含章。驰凤门而兽据,浮碧水而龙骧。滴秋露而垂玉,摇春条而不长。飘飘远逝,浴天池而颉〓;翱翔弄翮,凌轻霄而接行。详其真体正作,高强劲实。方圆穷金石之丽,纤粗尽凝脂之密。藏骨抱筋,含文包质。没没汨汨,若NF8D3汜之落银钩;耀耀,状扶桑之挂朝日。或有飘NFDD4骋巧,其若自然; 包罗羽客,总括神仙。季氏韬光,类隐龙而怡情;王乔脱屣,NFDD3飞凫而上征。或改变驻笔,破真成草;养德俨如,威而不猛。游丝断而还续,龙鸾群而不争;发指冠而NC55B裂, 据纯钩而耿耿。忽瓜割兮互裂,复交结而成族;若长天之阵云,如倒松之卧谷。时滔滔而东注,乍纽山兮暂塞。射雀目以施巧,拔长蛇兮尽力。草草眇眇, 或连或绝,如花乱飞,遥空舞雪;时行时止,或卧或NF96D,透嵩华兮不高,逾悬壑兮非越。信能经天纬地,毗助王猷,耽之玩之,功积山丘。吁嗟秀逸,万代嘉休,显允哲人,于今鲜俦。共六合而俱永,与两曜而同流;郁高峰兮偃盖,如万岁兮千秋。

记白云先生书诀

天台紫真谓予曰:‘子虽至矣,而未善也。书之气,必达乎道,同混元之理。七宝齐贵,万古能名。阳气明则华壁立,阴气太则风神生。把笔抵锋,肇乎本性。力圆则润,势疾则涩;紧则劲,险则峻;内贵盈,外贵虚;起不孤,伏不寡;回仰非近,背接非远;望之惟逸,发之惟静。敬兹法也,书妙尽矣。’言讫,真隐子遂镌石以为陈迹。维永和九年三月六日右将军王羲之记。

自论书

吾书比之钟张当抗行,或谓过之。张草犹当雁行,张精熟过人,临池学书,池水尽墨。若吾耽之若此,未必谢之。后达解者,知其评之不虚。吾尽心精作亦久,寻诸旧书,惟钟张故为绝伦,其余为是小佳,不足在意。去此二贤,仆书次之。须得书意转深,点画之间皆有意,自有言所不尽,得其妙者,事事皆然。平南、李式论君不谢。(平南,即右军叔平南将军  王ND447也。李式,晋侍中。)

第一辑 古代评论

1.王羲之,晋右将军、会稽内史,博精群法,特善草隶。羊欣云:‘古今莫二’。

王献之,晋中书令,善隶、NFDC7,骨势不及父,而媚趣过之。

南朝·宋·羊欣《采古来能书人名》

2.洎乎汉魏,钟、张擅美,晋末二王称英。

二王暮年皆胜于少,父子之间又为今古,子敬穷其妍妙,固其宜也。然优劣既微,而会美俱深,故同为终古之独绝,百代之楷式。

   献之始学父书,正体乃不相似。至于绝笔章草,殊相拟类,笔迹流怿,宛转妍媚,乃欲过之。

   羲之书,在始未有奇殊,不胜庾翼、郗NC924,迨其末年,乃造其极。

                            南朝·宋·虞NF24A《论书表》

   3.宋明帝《文章志》曰:‘献之善隶书,变右军法为今体。字画秀媚,妙绝时伦,与父俱得名。其章草疏弱,殊不及父。’

南朝·宋·刘义庆撰,梁·刘孝标注《世说新语·品藻》

   4.亡曾祖领军洽与右军俱变古形,不尔,至今犹法钟、张。

                                 南朝·齐·王僧虔《论书》

   5.比世皆尚子敬书,元常继以齐代,名实脱略,海内非惟不复知有元常,于逸少亦然。

   逸少自吴兴以前,诸书犹为未称。凡厥好迹,皆是向在会稽时,永和十许年中者。

                                南朝·梁·陶弘景《论书启》

   6.王右军书如谢家子弟,纵复不端正者,爽爽有一种风气。

   王子敬书如河、洛间少年,虽皆充悦,而举体沓拖,殊不可耐。

   张芝惊奇,钟繇特绝,逸少鼎能,献之冠世,四贤共类,洪芳不灭。

                             南朝·梁·袁昂《古今书评》

   7.字外之奇,文所不书,世之学者宗二王,元常逸迹,曾不睥睨。羲之有过人之论,后生遂尔雷同。

    逸少至学钟书, 势巧形密,及其独运,意疏字缓。NC6A9犹楚音习夏,不能无楚。过言不悒,未为笃论。又子敬之不迨逸少,犹逸少之不迨元常。学子敬者如画虎也,学元常者如画龙也。

                              南朝·梁·萧衍《观钟繇书法十二意》

   8.王羲之书字势雄逸,如龙跳天门,虎卧凤阙,故历代宝之,永以为训。

   王献之书绝众超群,无人可拟,如河朔少年皆悉充悦,举体沓拖而不可耐。

                            南朝·梁·萧衍《古今书人优劣评》

   9.若探妙测深,尽形得势,烟花落纸,将动风采,带字欲飞,疑神化之所为,非世人之所学,惟张有道(芝)、钟元常(繇)、王右军(羲之)其人也。张工夫第一,天然次之。衣帛先书,称为‘草圣’。钟天然第一,工夫次之,妙尽许昌之碑,穷极邺下之牍。王功夫不及张,天然过之;天然不及钟,工夫过之。羊欣云:‘贵越群品,古今莫二’。兼撮众法,备成一家。

   子敬泥帚,早验天骨,兼以掣笔,复识人工,一字不遗,两叶传妙。

                                       南朝·梁·庾肩吾《书品》

   10.有翰林善书大夫言于NE5BC故无名公子曰:‘自书契之兴,篆、隶滋起,百家千体,纷杂不同。至于尽妙穷神,作范垂代,腾芳飞誉,冠绝古今,惟右军王逸少一人而已。然去之数百年之内,无人拟者,盖与天挺之性,功力尚少,用笔运神未通其趣,可不然欤?’

                                            唐·欧阳询《用笔论》

   11. 王羲之……尤善隶书,为古今之冠,论者称其笔势,以为飘若浮云,矫若惊龙。

   王献之……工草隶, 善丹青。 七八岁时学书,羲之密从后掣其笔不得,叹曰:‘此儿后当复有大名。’

                                        唐·《晋书·王羲之传》

   12. 献之虽有父风,殊非新巧。观其字势疏瘦,如隆冬之枯树;览其笔踪拘束,若严家之饿隶。 其枯树也,虽槎NFDC8而无屈伸;其饿隶也,则羁羸而不放纵。兼斯二者,固翰墨之病欤?

   详察古今,研精篆、素,尽善尽美,其惟王逸少乎! 观其点曳之工,裁成之妙,烟霏露结,状若断而还连;凤翥龙蟠,势如斜而反直。玩之不觉为倦,览之莫识其端。心慕手追,此人而已;其余区区之类,何足论哉!

                                   唐·李世民《王羲之传论》

   13. 夫自古之善书者,汉魏有钟、张之绝,晋末称二王之妙。……元常专工于隶书,伯英尤精于草体,彼之二美,而逸少兼之。拟草则余真,比真则长草,虽专工小劣,而博涉多优,NFDC9其终始,匪无乖互。

    右军之书,代多称习,良可据为宗匠,取立指归。岂惟会古通今,亦乃情深调合。……止如《乐毅论》、《黄庭经》、《东方朔画赞》、《太师箴》、《兰亭集序》、

《告誓文》,斯并代俗所传,真行绝致者也。写《乐毅》则情多怫郁,书《画赞》则意涉瑰奇,《黄庭经》则怡怿虚无,《太师箴》又纵横争折。暨乎《兰亭》兴集,思逸神超;私门诫誓,情拘志惨。所谓涉乐方笑,言哀已叹。

   右军之书,末年多妙,当缘思虑通审,志气和平,不激不厉,而风规自远。子敬已下,莫不鼓努为力,标置成体,岂独工用不侔,亦乃神情悬隔者也。

                                          唐·孙过庭《书谱》

   14.张芝、钟繇、王羲之、王献之。

   右四贤之迹, 扬庭效伎,策勋NB54D绩。神合契匠,冥运天矩,皆可称旷代绝作也。

    右军正体如阴阳四时,寒暑调畅,岩廊宏敞,簪裾肃穆。其声鸣也,则铿锵金石;其芬郁也,则氤氲兰麝;其难征也,则缥缈而已仙;其可觌也,则昭彰而在目。可谓书之圣也。 若草、行杂体,如清风出袖,明月入怀,瑾瑜烂而五色,黼绣ND461其七采, 故使离朱丧明,子期失听,可谓草之圣也。其飞白也,犹夫雾NE067卷舒,烟空照灼,长剑耿介而倚天,劲矢超腾而无地,可谓飞白之仙也。又如松岩点黛,蓊郁而起朝云;飞泉漱玉,洒散而成暮雨。既离方以遁圆,亦非丝而异帛,趣长笔短,差难缕陈。

   子敬草书逸气过父,如丹穴凤舞,清泉龙跃,倏忽变化,莫知所自,或蹴海移山,翻涛簸岳。故谢安石谓公当胜右军,诚有害名教,亦非徒语耳。而正书、行书如田野学士越参朝列,非不稽古宪章,乃时有失体处。旧说称其转妍去鉴,疏矣。

   右军终无败累,子敬往往失落,及其不失,则神妙无方,可谓草圣也。

   赞曰:仓颉造书,鬼哭天廪;史籀堙灭,陈仓籍甚;秦相刻铭,烂若舒锦;钟、张、羲、献,超然逸品。

                                    唐·李嗣真《书后品》

   15. 千百年间得其妙者,不越此十数人。各能声飞万里,荣耀百代。惟逸少笔迹遒润,独擅一家之美,天质自然,丰神盖代。且其道微而味薄,固常人莫之能学;其理隐而意深,故天下寡于知音。

   真书:逸少第一,子敬第四;

   行书:逸少第一,子敬第二;

   章草:逸少第五,子敬第七;

   草书:子敬第三,逸少第八。

   或问曰:(草书) 此品之中,诸子岂能悉过于逸少?答曰:人之材能,各有长短。诸子于草,各有性识,精魄超然,神彩射人。逸少则格律非高,功夫又少,虽圆丰妍美,乃乏神气,无戈戟锐可畏,无物象生动可奇,是以劣于诸子。得重名者,以真、行故也,举世莫之能晓,悉以为真、草一概。

   子敬才高识远,行草之外,更开一门。夫行书,非草非真,离方遁圆,在乎季孟之间。兼真者,谓之真行;带草者,谓之行草。子敬之法,非草非行,流便于草,开张于行,草又处其中间。无藉因循,宁拘制则;挺然秀出,务于简易;情驰神纵,超逸优游;临事制宜,从意适便。有若风行雨散,润色开花,笔法体势之中,最为风流者也。

   逸少秉真行之要,子敬执行草之权,父之灵和,子之神俊,皆古今之独绝也。

   逸少草有女郎才,无丈夫气,不足贵也。

                               唐·张怀NF146《书议》

   16. 子敬……及其业成之后,神能独超,天姿特秀,流便简易,志在惊奇,峻险高深,起自此子。然时有败累,不顾疵瑕,故减于右军行书之价。可谓子为神骏,父得灵和。父子真行,固为百代之楷法。

唐·张怀NF146《书估》

   17.行书……昔钟元常善行狎书是也,尔后王羲之、献之并造其极焉。

   献之(行书),观其腾烟炀火,则回禄丧精,覆海倾河,则元冥失驭,天假其魄,非学之巧。若逸气纵横,则羲谢于献;若簪裾礼乐,则献不继羲。虽诸家之法悉殊,而子敬最为遒拔。

   飞白……羲之、献之并造其极。其为状也,轮萧索,则《虞颂》以嘉气非云;离合飘流,则《曹风》以麻衣似雪,尽能穷其神妙也。

   草书……以张(芝) 为祖,以卫(NF146)为父,索(靖)为伯叔,二王为兄弟,薄(绍之)为庶息,羊(欣)为仆隶者。……字之体势,一笔而成,偶有不连,而血脉不断,及其连者,气候通其隔行。惟王子敬明其深指,故行首之字,往往继前行之末,世称一笔书者,起自张伯英,即此也。

                              唐·张怀NF146《书断》

   18.神品二十五人

大篆一:史籀

籀文一:史籀

小篆一:李斯

八分一:蔡邕

隶书三:钟繇、王羲之、王献之

行书四:王羲之、钟繇、王献之、张芝

章草八:张芝、杜度、崔瑗、索靖、卫NF146、王羲之、王献之、皇象

飞白三:蔡邕、王羲之、王献之

草书三:张芝、王羲之、王献之

   王羲之,尤善书,草、隶、八分、飞白、章草,备精诸体,自成一家法,千变万化,得之神功,自非造化发灵,岂能登峰造极。然剖析张公之草,而浓纤折衷,乃愧其精熟;损益钟君之隶,虽运用增华,而古雅不逮。至研精体势,则无所不工,亦犹钟鼓云乎,《雅》、《颂》得所。观夫开襟应务,若养由之术,百发百中,飞名盖世,独映将来,其后风靡云从,世所不易,可谓冥通合圣者也。隶、行、草隶、章草、飞白俱入神,八分入妙。

   献之,尤善草隶,幼学于父,次习于张,后改变制度,别创其法,率尔私心,冥合天矩, 观其逸志,莫之与NBE34。至于行草,兴合如孤峰四绝,回出天外,其峻峭不可量也。尔其雄武神纵,灵姿秀出,臧武仲之智,卞庄子之勇,或大鹏抟风,长鲸喷浪,悬崖坠石,惊电遗光,察其所由,则意逸乎笔,未见其止,盖欲夺龙蛇之飞动,掩钟、张之神气,惜其阳秋尚富,纵逸不羁,天骨未全,有时而琐。……子敬隶、行、草、章草、飞白五体俱入神,八分入能。

   子敬之不逮真,亦劣章草,然观其行草之会,则神勇盖世,况之于父,犹拟抗衡,比之钟、 张,虽NBE34敌,仍有擒盖之势。……小王则若惊风拔树,大力移山,其欲效之,立见僵仆,可知而不可得也。

   右军开凿通津,神模天巧,故能增损古法,裁成今体,进退宪章,耀文含质,推方履度,动必中庸,英气绝伦,妙节孤峙。

   钟、张虽草创称能,二王乃差池称妙,若以居先则胜,钟、张亦有所师,固不可文质先后而求之,盖一以贯之,求其合天之达道也。虽则齐圣跻神,妙各有最,若真书古雅,道合神明,则元常第一,若真行妍美,粉黛无施,则逸少第一;若章草古逸,极致高深,则伯度第一,若章则劲骨天纵,草则变化无方,则伯英第一;其间备精诸体,唯独右军,次至大令。然子敬可谓《武》尽美矣,未尽善也;逸少可谓《韶》尽美矣,又尽善也。然此五贤,各能尽心而跻于圣,或有侮之,亦犹日月之蚀,无损于明,白云在天,瞻望悠邈,固同为终古独绝,百世之模楷。高步于人伦之表,栖迟于墨妙之门,不可以规矩其形,律吕其度,鹏搏龙跃,绝迹霄汉,所谓得玄珠于赤水矣。其或继书者,虽百世可知。

                                  唐·张怀NF146《书断》

   19. 隶书者……王羲之比钟繇,锋芒峻势多所不及。于增损则骨肉相称,润色则婉态妍华,是乃过也。王献之远减于父,锋芒往往直笔而已。锋芒者若犀象之有牙角,婉态者若蛟龙之恣盘游。

   行书者……逸少则动合规仪,调谐金石,天姿神纵,无以寄辞。子敬不能纯一,或行草杂糅,便者则为神会之间,其锋不可当也,宏逸遒健,过于家尊。

   草书者……逸少虽损益合宜,其于风骨精熟,去之尚远。

   若乃无所不通,独质天巧,耀今抗古,百代流行,则逸少为最。

                      唐·张怀NF146《六体书论》

   20.然则穷极奥旨,逸少之始。虎变而百兽ND26B,风动而众草靡。肯綮游刃,神明合理。虽兴酣《兰亭》,墨仰池水。《武》未尽善,《韶》乃尽美。犹以为登泰山之崇高,知群阜之迤逦。逮乎作程昭彰,褒贬无方。不短,纤不长。信古今之独立,岂末学而能扬。幼子子敬,创草破正。雍容文经,踊跃武定。态遗妍而多状,势由己而靡罄。天假神凭,造化莫竟。象贤虽乏乎百中,偏悟何惭乎一圣。

                    唐·窦NCB7E、窦蒙《述书赋并注》

   21. 右军之迹流行于代众矣,就中《兰亭序》、《黄庭经》、《太师箴》、《乐毅论》、《大雅吟》、《东方先生画像赞》咸得其精妙。故陶隐居云:‘右军此数帖,

皆笔力鲜媚,纸墨精新,不可复得。’

   汉魏以来,章法弥盛,晋世右军,特出不详,颖悟斯道,乃除繁就省,创立制度,谓之新草,今传《十七帖》是也。子敬已来,学者虽各擅其美,故亦抑之远矣。

                                        唐·蔡希综《法书论》

   22.钟善真书,张称草圣。右军行法,小令破体,皆一时之妙。

                                          唐·徐浩《论书》

   23. 右军本清真,潇洒在风尘。山阴遇羽客,要比好鹅宾。扫素写道经,笔精妙入神。书罢笼鹅去,何曾别主人。

                                        唐·李白《王右军》

   镜湖流水漾清波,狂客归舟逸兴多。山阴道士如相见,应写《黄庭》换白鹅。

                                       唐·李白《送贺宾客归越》

   24.羲之俗书趁姿媚,数纸尚可博白鹅。

                                         唐·韩愈《石鼓歌》

   25.王羲之,字逸少,ND447从子也,风格爽举不顾常流,书既为古今之冠冕,丹青亦妙。

   羲之子献之,字子敬,少有盛名,风流高迈,草隶继父之美,丹青亦工。

                                  唐·张彦远《历代名画记》卷五

   26. 善法书者,各得右军之一体。若虞世南得其美韵而失其俊迈,欧阳询得其力而失其温秀,褚遂良得其意而失其变化,薛稷得其清而失于拘窘,颜真卿得其筋而失于粗鲁,柳公权得其骨而失于生犷,徐浩得其肉而失于俗,李邕得其气而失于体格,张旭得其法而失于狂,献之俱得而失于惊急,无蕴藉态度,此历代宝之之训,所以绝千古。

                                   南唐·李煜《评书》

   27.予尝论书,以谓钟、王之迹萧敬简远,妙在笔画之外。

                            宋·苏轼《书黄子思诗集后》

   28. 右军笔法如孟子道性善,庄周谈自然,纵说横说,无不如意,非复可以常理拘之。

                          宋·黄庭坚《题绛本法帖》

   29. 大令草法殊迫伯英,淳古少可恨,弥觉成就尔。所以中间论书者,以右军草入能品,而大令草入神品也。余尝以右军父子草书比之文章,右军似左氏,大令似庄周也。

                                宋·黄庭坚《跋法帖》

   30.王氏书法,以为如锥画沙,如印印泥,盖言锋藏笔中,意在笔前耳。

                                            宋·黄庭坚《论书》

   31. 大令《十二月帖》,运笔如火箸画灰,连属无端末,如不经意,所谓‘一笔书’,天下子敬第一帖也。

   子敬天真超逸,岂父可比也。

                                      宋·米芾《书史》

   32. 如王羲之作《乐毅论》、《黄庭经》,一出于世,遂为今昔不赀之宝,后日虽有作者,讵能过之?

   篆隶之作古矣,至汉章时,乃变而为草,至两晋,王氏羲、献父子,遂进于妙。

                                      宋·赵佶《宣和书谱》

   33.逸少《十七帖》,书中龙也。张彦远以为王草中NC029赫著名帖,信然。

                              宋·黄伯思《跋所书十七帖后》

   34.此《十七帖》……玩其笔意,从容衍裕,而气象超然,不与法缚,不求法脱,真所谓一一从自己胸襟流出者。

                                         宋·朱熹《跋十七帖》

   35. 子敬《洛神赋》……字法端劲,是书家所难。偏旁自见,自相映带,分有主客,趣乡整严,非善书者不能也。

                                 宋·董NC744《广川书跋》

   36.右军字势,古法一变,其雄秀之气,出于天然,故古今以为师法。

                           元·赵孟NFDA2《兰亭十三跋》

   37.王羲之有高人之才,一发新韵,晋宋能人,莫或敢拟。

                                元·郑杓、刘有定《衍极并注》

   38. 今观此帖,寓森严于纵逸,蓄圆劲于跳动,其起止屈折如天造神,运变化倏忽莫可端倪,令人惊叹!

                             明·方孝儒《题王右军游目帖》

   39.右军之书,得刘休而振,得梁武而著,得唐文而后大定。

   宋齐之际,右军几为大令所掩,梁武一评右军复伸,唐文再评大令大损。若唐文之论是偏好语, 不足以服大令心也。人谓右军内NE361,故森严而有法;大令外拓,故散朗而多姿。法自兼姿,姿不能无累法也。

   右军之书,后世摹仿者仅能得其圆密,已为至矣。其骨在肉中,趣在法外,紧势游力,淳质古意不可到,故智永、伯施尚能绳其祖武也。欧、颜不得不变其真,旭、素不得不变其草。永、施之书,学差胜笔;旭、素之书,笔多学少。

                           明·王世贞《艺苑卮言·附录二》

   40.逸少《快雪时晴帖》……笔法圆劲古雅,意致优闲逸裕,味之深不可测。

                                  明·詹景凤《东图玄览编》

   41.古人论书,以章法为一大事,盖所谓‘行间茂密’是也。……右军《兰亭叙》,章法为古今第一,其字皆映带而生,或小或大,随手所如,皆入法则,所以为神品也。

                        明·董其昌《画禅室随笔·评法书》

   42. 逸少以前,专尚篆隶,罕见真行,简朴端厚,不皆文质两彬,缺勒残碑,无复完神可仿。逸少一出,会通古今,书法集成,模楷大定。自是而下,优劣互差。

   逸少之书,五十有二而称妙,宣尼之学,七十之后而从心。古今以来,莫非晚进。独子敬天资既纵,家范有方,入门不必旁求。风气直当专尚,年几不惑,便著高声。子敬之外,岂复多见耶?

                               明·项穆《书法雅言·取舍》

   43.《兰亭》、《圣教》,行书之宗,千百年来十重铁围,无有一人能打碎者。

                               清·王澍《竹云题跋·行书第七》

   44. 右军平生神妙,一卷《兰亭》,宣泄殆尽。《圣教》有《兰亭》之变化,无其专谨;有《兰亭》之朗彻,无其遒厚。无美不臻,莫可端倪。其惟《禊帖》乎? 具体而微,厥惟《圣教》。从《圣教》学《兰亭》,乃有入处。

                                       清·王澍《论书剩语》

   45.大令草常一笔环转,如火NF638划灰,不见起止。然精心探玩,其环转处悉具起伏顿挫,皆成点画之势。由其笔力精熟,故无垂不缩,无往不收,形质成而性情见,所谓画变起伏,点殊NF4AC挫,导之泉注,顿之山安也。

   故二王传书,虽中间闲画,皆起止完具,刀斩斧齐。如清庙之瑟,朱弦疏越,一唱三叹,无急管繁弦,以悦淫哇之耳,而神人以和,移风易俗,莫与善也。

                                    清·包世臣《艺舟双楫》

   46.右军书以二语评之,曰:力屈万夫,韵高千古。

   渡江以来,王、谢、郗、庾四氏,书家最多;而王家羲、献,世罕伦比,遂为南朝书法之祖。

                                   清·刘熙载《艺概·书概》

第二辑 现代研究论文

   《唐摹万岁通天帖》书后(启功)

   王羲之的书法,无论古今哪家哪派的评价如何,它在历史上的地位和影响,总是客观存在的。又无论是从什么角度研究,是学习参考,还是分析比较,那些现存书迹总是直接材料。

   世传王羲之的书迹有两类:一是木版或石刻的碑帖;一是唐代蜡纸钩摹的墨迹本。至于他直接手写的原迹,在北宋时只有几件,如米芾曾收的《王略帖》等,后来都亡佚不传,只剩石刻拓本。

   木版或石刻的碑帖,从钩摹开始;中间经过上石、刊刻,捶拓、装裱种种工序,原貌自然打了若干折扣,不足十分凭信。于是直接从原迹上钩摹下来的影子,即所谓‘双钩廓填本’或称‘摹本’,就成为最可相信的依据了。这一类摹本当然历代都可制作,总以唐代硬黄蜡纸所摹为最精。它们是从原迹直接钩出,称得起是第一手材料。字迹丰神,也与辗转翻摹的不同。只要广泛地比较来看,有经验的人一见便知。因为唐摹的纸质、钩法,都与后代不同。

   这种唐摹本在宋代已被重视,米芾诗说:‘媪来鹅去已千年,莫怪痴儿收蜡纸’。可见当时已有人把钩摹的蜡纸本当作王羲之的真迹,所以米芾讥他们是‘痴儿’。到了今天,唐摹本更为稀少,被人重视的程度,自然远过宋人,便与真迹同等了。现存的摹本中,可信为唐摹的,至多不过九件。

一、现存唐摹王羲之帖概观

    现存唐摹王羲之帖,在三十年前所见,计有:一、《快雪时晴帖》,二、《奉橘》等三帖一卷(俱在台湾),三、《丧乱》等三帖一卷,四、《孔侍中》等二帖一卷,以上俱带名款;还有,五、《游目帖》(俱在日本)虽不带名款,但见于《十七帖》中。

近三十余年中发现的重要唐摹本首推,六、《姨母》等帖一卷 (在辽宁) ,七、《寒切帖》(在天津),以上俱带名款;还有,八、《远宦帖》(在台湾),虽不带名款,但见于《淳化阁帖》,九、《行穰帖》(在美国)无名款。

   以上各帖,《游目》闻已毁于战火,《寒切》墨色损伤太甚,《快雪》纸色过暗外,其余无不精彩逼人。有疑问的,这里都不涉及。

   在三十余年前, 论唐摹本, 都推《丧乱》和《孔侍中》,因为这二件纸上都有‘延历敕定’的印迹。延历是日本桓武帝的年号,其元年为公元七八二年。日本学者考订这二件是《东大寺献物账》中著录的。按《献物帐》是日本圣武帝卒后,皇后将遗物供佛的账目,圣武卒于公元七二九年,那么传到日本时至少在七二九年以前,摹拓自更在前,证据比较有力。自从三十余年前《姨母》等帖出现后,所存唐摹王羲之帖的局面,为之一变。

二、《姨母》等帖

   唐摹王羲之帖,不论是现存的或已佚的,能确证为唐代所摹的已然不易得;如可证在唐代谁原藏、谁摹拓、何年何月,一一可考的,除了这《姨母》等帖一卷外,恐怕是绝无的了。

   所说《姨母》等帖,是唐代钩摹的一组王氏家族的字迹。现存这一卷,是那一组中的一部分。这卷开头是王羲之的《姨母》、《初月》二帖,以下还有六人八帖。卷尾有万岁通天二年王方庆进呈原迹的衔名。在唐代称这全组为《宝章集》,宋代岳珂《宝真斋法书赞》卷七著录,称这残存的七人十帖连尾款的一卷为《万岁通天帖》,比较恰当,本文以下也沿用此称。

   先从文献中看唐代这一组法书的摹拓经过: 唐张彦远《法书要录》卷六载窦NCB7E《述书赋》并其弟窦蒙的注,赋的下卷里说:

   武后君临,藻翰时钦。?A NAME='2'>程炀辣O纫担尤擞还思娼稹?    窦蒙注云:则天皇后,沛国武氏,士NFDD0女。临朝称尊号曰大周金轮皇帝。时凤阁侍郎石泉王公方庆,即晋朝丞相导十世孙。有累代祖父书迹,保传于家,凡二十八人,辑成一十一卷。后墨制问方庆,方庆因而献焉。后不欲夺志,遂尽模写留内,其本加宝饰锦缋,归还王氏,人到于今称之。右史崔融撰《王氏宝章集叙》,具纪其事。

   《法书要录》卷四载失名《唐朝叙书录》,亦述此事而较略。末云:

   神功元年五月,上谓凤阁侍郎王方庆曰……献之以下二十八人书共十卷……仍令中书舍人崔融为《宝章集》以叙其事,复以集赐方庆,当时举朝以为荣也。

   五代时刘 领修的《旧唐书》卷八十九《王方庆传》说:

   则天以方庆家多书籍,尝访求右军遗迹。方庆奏曰:‘臣十代从伯祖羲之书,先有四十余纸,贞观十二年太宗购求,先臣并以进之,唯有一卷现今存。又进臣十一代祖导、 十代祖洽、九代祖 、八代祖NEABC首、七代祖僧绰、六代祖仲宝、五代祖骞、高祖规、曾祖褒,并九代三从伯祖晋中书令献之已下二十八人书,共十卷。’则天御武成殿示群臣,仍令中书舍人崔融为《宝章集》以叙其事,复赐方庆,当时甚以为荣。

按以上三条记载,‘神功元年’当然不确,因为现存卷尾分明是万岁通天二年;人数不同,有计算或行文不周密的可能;卷数不同,有传抄传刻之误的可能;都无关紧要。只有赐还王氏的是原迹还是摹本?这个问题,窦蒙说的最清楚,是‘遂尽模写留内’。岳珂跋赞也依窦蒙的说法。或问这‘赐还’、‘留内’的问题,‘干卿底事’? 回答是:摹拓本若是‘留内’的,则拓法必更精工,效果必更真实,我们便更可信赖了。

三、《万岁通天帖》的现存情况

   王方庆当时进呈家藏各帖,据《旧唐书》所记有三组:

   羲之为一卷,是一组;导至褒九人为一组,分几卷不详;献之以下二十八人为一组,分几卷不详。

   至于摹拓本是否拆散原组重排的,已无从查考。但看命名《宝章集》,又令崔融作叙的情况,应是有一番整理的。

   现存这一卷,为清代御府旧藏,今在辽宁省博物馆。所剩如下的人和帖:

羲之:《姨母》、《初月》,荟:《NFDD8肿》、《翁尊体》,徽之:《新月》,献之:《廿九日》,僧虔:《在职》,慈:《柏酒》、《汝比》,志:《喉痛》。

   (今装次序如此,与《宝真斋法书赞》、《真赏斋帖》微异。)共七人十帖。原有人数,按《旧唐书》所记,三组应是三十九人,今卷所存仅五分之一强:如按窦蒙所说‘凡二十八’,则今卷也仅存四分之一。帖数也不难推想,比原有的必然少得很多。今存这卷内有北宋时‘史馆新铸之印’,又曾刻入《秘阁续帖》。续帖今已无传,清末沈曾植曾见张少原藏残本,中有此卷,见《寐叟题跋》,所记并无溢出的人和帖。

   到南宋时在岳珂家, 著录于《宝真斋法书赞》 卷七。缺了荟、志二人的衔名和《NFDD8肿》 、《喉痛》二帖文。《法书赞》是从《永乐大典》中辑出的,可能是《大典》抄失或四库馆辑录时抄失。今卷中二人衔名及二帖俱存,可知岳氏时未失。《法书赞》中已缺僧虔衔名,岳氏自注据《秘阁续帖》补出,是‘齐司空简穆公僧虔’。又《翁尊体》一帖,列在《汝比》帖后,是王慈的第三帖。《真赏斋帖》列于王僧虔后、王慈之前,成了失名的一人一帖。今卷次序,与《三希堂帖》同,成为王荟的第二帖。细看今卷下边处带有朱笔标写数目字,《翁尊体》一纸省‘六’字,《汝比》一纸有‘七’字,其他纸边数码次序多不可理解。可见这七人十帖,以前不知装裱多少次,颠倒多少次。以书法风格看,确与王慈接近。岳珂所记,是比较合理的。

   又原卷岳氏跋后赞中纸烂掉一字,据《法书赞》所载,乃是‘玉’字。

   还有窦NCB7E的‘NCB7E’字,本是上半‘自’字,下半横列三个‘人’字,另一写法,即是‘洎’字。岳氏跋中误为‘泉’字,从白从水。清代翁方纲有文谈到岳氏跋赞都是书手代抄上的,所以中有误字,这个推论是可信的。今存岳氏书迹,还有一个 子(在故宫),只有签名一‘珂’字是亲笔,可见他是勤于撰文而懒于写字的。

   清初朱彝尊曾见这卷,说有四跋,为岳珂、张雨、王鏊、文徵明(见《曝书亭集》卷五十三《书万岁通天帖旧事》,下引朱氏文同此) 。今王跋已失,当是入乾隆内府时撤去的。乾隆刻帖以后,这卷经过火烧,下端略有缺笔处。

四、《万岁通天帖》在历史文物和书法艺术上的价值

   《万岁通天帖》虽是有本有源、有根有据的一件古法书的真面貌,但在流传过程中却一再受到轻视。明代项元汴是一个‘富而好古’的商人,其家开有当铺。一般当铺只当珍宝,他家当铺却并当书画。于是项氏除了收罗书画外,还有当来的书画。他虽好收藏书画,却并没有眼力,也常得到假造的、错误的。所谓错误,即是张冠李戴,认甲成乙。举例如元末杨遵,也号‘海岳庵主’,与宋代米芾相重。有人把杨的字冒充米的字,他也信以为真。他还常把得到‘价浮’的书画让他哥哥项笃寿收罗,所谓‘价浮’,即是认为不值那些钱的。这卷即是项元汴认为‘价浮’的,所以归了项笃寿。事见朱彝尊文。按这卷煊赫法书,可谓无价之宝,而项元汴竟认为不值,足见他并无真识。这是此卷受屈之一;又乾隆时刻《三希堂帖》,以《快雪时晴帖》为尊,信为真迹,而此卷则列于‘唐摹’类中,这是受屈之二。

   推论原因,无论明人清人何以不重视它,不外乎看到它明明白白写出是‘钩摹’本,而杨遵被明人信为米芾,《快雪》被清人信为真迹,都因上无‘充’字、‘摹’字,所以‘居之不疑’,也就‘积非成是’了。可笑的是那么厉害的武则天,也会错说出一句‘是摹本’的真话,竟使她大费心思制成的一件瑰宝,在千年之后,两次遇到‘信假不信真’的人!

   《万岁通天帖》的可贵处,我以为有三点值得特别提出:

   A、 古代没有影印技术时,只凭蜡纸钩摹,同是钩摹,又有精粗之别。有的原帖有残缺,或原纸昏暗处,又给钩摹造成困难,容易发生失误。即如《快雪帖》中‘羲’字,笔划攒聚重叠,不易看出行笔的踪迹。当然可能是书写时过于迅速,更可能是出于钩摹不善。《丧乱》、《孔侍中》二卷钩摹较精,连原迹纸上小小的破损处都用细线钩出,可说是很够忠实的了。但也不是没有失误处。其中‘迟承’的‘承’字,最上一小横笔处断开,看去很像个‘咏’字。原因是那小横笔中间可能原纸有缺损处,遂摹成两笔。‘迟承’在晋帖中有讲,‘迟咏’便没讲了。至于《万岁通天帖》不但没有误摹之笔,即原迹纸边破损处,也都钩出,这在《初月帖》中最为明显,如此忠实,更增加了我们对这个摹本的信赖之心。所以朱彝尊说它‘钩法精妙,锋神毕备,而用墨浓淡,不露纤痕,正如一笔独写。’确是丝毫都不夸张的。

   又王献之帖中‘奉别怅恨’四字处,‘别怅’二字原迹损缺一半,这卷里如实描出。在《淳化阁帖》中,也有此帖,就把这两个残字删去,并把‘奉’‘恨’二字接连起来。古代行文习惯,‘奉’字是对人的敬语,如‘奉贺’、‘奉赠’之类,都是常见的,‘奉别’即是‘敬与足下辞别’的意思。一切对人不敬不利的话,不能用它。假如说‘奉打’、‘奉欺’、便成了笑谈。‘恨’上不能用‘奉’,也是非常明白的。大家都说《阁帖》难读,原因在于古代语言太简,其实这样脱字落字的句子,又怎能使人懂呢?阁帖中这类被删节的句子,又谁知共有多少呢?

   B、 古代讲书法源流,无不溯至钟、张、二王,以及南朝诸家。他们确实影响了唐宋诸家、 诸派。 碑刻大量出土之后,虽然有不少人想否定前边的说法,出现什么‘南北书派论’啦、‘尊碑卑唐’说啦、‘碑学’、‘帖学’说啦,见仁见智,这里不加详论。只是南朝书家在古代曾被重视,曾有影响,则是历史事实。近百余年来所论的‘南帖’的根据只不过是《淳化阁帖》,《阁帖》千翻百摹,早已不成样子。批评《阁帖》因而牵连到轻视南朝和唐代书家作品的人,从阮氏到叶昌炽、康有为,肯定都没见过这一类的精摹墨迹。

   从书法艺术论,不但这卷中王羲之二帖精彩绝伦,即其余各家各帖,也都相当重要。像徽之、献之、僧虔三帖,几乎都是真书。唐张怀 《书估》 (《法书要录》卷四)说:‘因取世人易解、遂以王羲之为标准。如大王草书字直一百,五字(按此‘字字疑是‘行’字之误) 乃敌一行行书,三行行书敌一行真正。’可见真书之难得,这二家二帖之可宝。

   自晋以下,南朝书风的衔接延续,在王氏门中,更可看出承传的紧密。在这卷中,王荟、王慈、王志的行草,纵横挥洒,《世说新语》中所记王谢名流那些倜傥不群的风度,不啻一一跃然纸上。尤其徽、献、僧虔的真书和那‘范武骑’真书三字若用刻碑的刀法加工一次,便与北碑无甚分别。因此可以推想,一些著名工整的北朝碑铭墓志。在未刻之前,是个什么情况。尖笔蜡纸加细钩摹的第一手材料,必然比刀刻、墨拓的间接材料要近真得多。

   又《快雪帖》偏左下方有‘山阴张侯’四字,观者每生疑问。我认为这是对收信的人的称呼,如今天信封外写某处某人收一样。古人用素纸卷写信,纸面朝外,随写从右端随卷,卷时仍是字面朝外。写完了,后边留一段余纸裹在外层,题写收信人,因常是托熟人携带,所以不一定写得象今天那么详细。这种写法,一直沿续到明代文徵明还留有实物。只是收信人的姓氏为什么在外封上写得那么偏靠下端,以前我总以为《快雪帖》是摹者用四字填纸空处,今见‘范武骑’三字也是封题,也较靠下,原封的样子虽仍未见,但可推知这是当时的一种习惯。

   C、 明代嘉靖时人华夏把这卷刻入《真赏斋帖》,因为刻的精工,当时人几乎和唐摹本同样看待。许多人从这种精刻本上揣摹六朝人的笔法。《真赏》原刻经火焚烧,又重刻了一次, 遂有火前本、 火后本之说。文氏《停云馆帖》里也刻了一次,王氏《郁冈斋帖》所收即是得到火后本的原石,编入他的丛帖。到了清代《三希堂帖》失真愈多,不足并论了。

   清初书家王澍,对法帖极有研究,著《淳化阁帖考证》。在卷六《袁生帖》条说:

   华中甫刻《真赏斋帖》模技精良,出《淳化》上。按此帖真迹今在华亭王俨斋大司农家,尝从借观,与《真赏帖》所刻不殊毛发,信《真赏》为有明第一佳刻也。他这话是从《袁生》一帖推论到《真赏》全帖,评价可算极高,而《真赏》刻手章简甫技艺之精,也由此可见。但今天拿火前初刻的拓本和唐摹原卷细校,仍不免有一些失真处,这是笔和刀、蜡纸和木版(火前本是木版,火后本是石版)、钩描和捶拓各方面条件不同所至,并不足怪。

   现在所存王羲之帖, 已寥寥可数, 而其他名家如王献之以下,更几乎一无所存(旧题为王献之的和未必确出唐摹的不论),近代敦煌、吐鲁番各处出土的古代文书不少,有许多书写的时代可与羲献相当。如《李柏文书》仅比《兰亭叙》早几年。可作比较印证,但究竟不是直接的证物。南朝石刻墓志近年也出土不少,则又不是墨迹,和这卷南朝人书迹真影,还有一段距离。我们今天竟得直接看到这七人十帖,把玩追摹,想到唐太宗得到《兰亭》时的欣喜大概也不过如此;而原色精印,更远胜过蜡纸钩摹,则鉴赏之福,又足以傲视武则天了!

(原载《中国书法全集》第十八卷,荣宝斋出版社,一九九一年十一月第一版)

王羲之《丧乱帖》考评(韩玉涛)

   请听啊:左一个‘奈何’右一个‘奈何’!--‘奈何’‘奈何’,不绝于耳!呼天抢地,何忧之深也! 这才是右军真面。一部右军的杂帖,应当叫做《奈何集》,毫不过分。确实,他是‘情种’,他是‘哀乐过人’的。--因此,就存世作品而言,他的哀伤,也就不会令人‘咄咄’了。

   其实,这也并没有什么可奇怪的,下边还将辟专节论述。这里想指出的只是即便是家事--扩而大之,兼及友朋,--右军‘末年’的情怀,也是悲凉的。他确实天真,

他确是情种,‘哀乐无端’,老而弥笃。在一片动地连天的‘奈何’声中,我们感到,他的‘末年’,‘思虑’太不‘通审’了;‘志气’太不‘和平’了。--孙过庭所云,不客气地讲,实在是一派鬼话!

   这是家事。

   集国事与家事于一身的,莫过于《丧乱帖》了。此帖中唐流入日本,过了一千多年,一九三四(此点承温锡增先生见告)年顷,照片又返回中土,人们一见大惊,无不叹为摹本之最近真者,这不是偶然的。

   帖云:

   羲之顿首:丧乱之极,先墓再离荼毒。追惟酷甚,号慕摧绝,痛贯心肝,痛当奈何奈何!虽即修复,未获奔驰,哀毒益深,奈何奈何!临纸感哽,不知何言。羲之顿首顿首。

   谁也不会怀疑此文的真切。虽然,不见于《法书要录》的《右军书记》,不见于《全晋文》,但它流传有绪,而且,确乎‘情深调合’,非右军莫属。不论何年,正可以执此论右军。

   此帖的不可及处有四:

   第一,这本身就是一篇优秀的杂文。这里没有孤立的叙事,‘一切再现都化为表现’了。一上来,在一片呼天抢地的哀号之后,用‘虽即修复’,做一顿挫,然后一转,‘未获奔驰’;接下去‘哀毒益深’,更加‘奈何奈何’了。虽然区区八行,五十六个字,但具备了太史公抑扬顿挫之美,这是它文采本身的感人所在。传世大量的右军帖,不过是便条一类,如《奉橘帖》,《来禽帖》,无所谓感情色彩,更谈不上文理,再有就是一些一般的问慰之书,简直令人怀疑他在例行公事。远不如此帖的一往情深、文理为优。这是此帖高出一般杂帖的第一点。

   附带提到,王元化先生,以龚自珍为古代的‘第一位杂文家’,看过此帖,不知感想如何? 其实,迅翁早就说过,在中国,杂文是‘古已有之’的,杂文成为独立的形态,最晚,也要从司马迁开始;魏晋,更是杂文难以企及的高潮期,而右军的《丧乱帖》,则其尤也! 怎么能说,要到十九世纪,即司马迁以后二千年,才出现‘第一位杂文家呢’?王先生失察了。

   第二,此帖,‘字势雄强’,是右军真面,看前两行就够了。如果说,‘追’字的笔意,表现了右军的‘简远’或‘令人意远’的话,那么前两行,整个地说,则表现了右军的浓郁。 这在笔势上, 就是‘雄强’了。此帖的‘雄强’,远远地胜过了‘神龙’兰亭;比起来,神龙兰亭,确实是先天不足了。看‘丧乱之极’四字,就可以体味到所谓‘笔势雄强’者究竟是什么意思。这是真正的右军风骨,别人造不了假的。在诗史上‘汉魏风骨’后,就是晋人的玄言;但在书史上,汉魏风骨,伟大的张芝之后,却是右军风骨的时代了。右军风骨从汉魏风骨中出来,它还不脱汉魏的凝重与浓郁,它还不脱汉魏的莽苍之气,--要脱尽这一点,几乎是不可能的,--但它又出以自己的风华。这才是右军真面。谁说晋人作字之旨就是‘简远’? 苏轼。但是,不对! 就像偏嗜陶渊明一样, 苏轼于晋人字取其‘简远’ ,也不免是偏见,几乎难免‘嗜痂’之讥了--右军书,有其‘简远’的一面,如‘追’字,‘绝’字,‘虽’字,‘即’字;但对右军,这是微不足道的一个侧面,而‘雄强’、‘浓郁’,才是真面。如《丧乱帖》前两行,就足以说明问题了。这是不容怀疑的。

   一九六三年冬,故宫举办《历代碑帖展览》,有很多右军书的宋拓本。我初看之后,不禁写道:‘味其浓丽,大类盛唐贵妇。’这当然未免过甚其辞。但右军书浓郁的一面,前人确实忽了,最多说到‘骨在肉中’,这是远远不够的。我想,东坡若看到《丧乱》,也就不会死抱住‘简远’不放了。

   总之,雄强,浓郁的右军风骨,是一个不容漠视,亟待研究的问题。这个问题不弄清楚,舍‘丧乱’而论《兰亭》,右军真面,又从何说起呢?

   这里,我想对所谓‘隶书笔意’的问题,略谈几句。所谓右军书必具‘隶书笔意’、‘必近’二《爨》而后可,是前人的看法。这些人没见到一九七七年出土,一九七九年发表的亳县曹操宗族墓草书砖,他们的议论,无怪其然。其实,右军对汉魏的继承,在‘气’不在‘体’。‘剖析张公之草’使‘独草’大行于世的,正是右军。这一点,在书论上,保守如欧阳询,都早已承认,应当没有问题了。问题是,右军还继承了汉魏的气,这一点,也应提到。--气,或‘势’,质言之,就是草法,本是汉魏风骨的正宗。这一点,艺术史已经证明,并将继续得到证明。人们的疑惑,不久就会烟消云散的。而右军,却早已得到了这个真传。右军所以‘高绝’者,正在于继承了,并在新的条件下发扬了汉魏风骨,而根本不是斤斤于所谓‘隶书笔意’。这并不仅仅是右军慧眼独具,而是因为,汉魏,本来就是草意十足的时代,这草意,又是雄强浓郁的罢了。

   第三,《丧乱帖》兼备了雄强与惨淡之美,看前两行,雄强,浓郁,令人咋舌;但看下去,后六行,却越来越惨淡,无复雄强之美了。这是什么原因呢? 原因在感情的变化。当他写到‘号慕摧绝’,‘哀毒益深’以后时,痛不欲书,‘意不在字’,一片至情,流露纸上,那就只有惨淡了。但即便在这时,每当换笔,仍然锋芒毕露,如第四行的‘痛’字,第六行的‘毒’字,第七行的‘临’字,这些都十分清楚地表现了书写的过程。所以,真正达到了‘忘怀楷则’,‘意不在字’的境界,不是《兰亭序》,也不是《祭侄文》,而是《丧乱帖》。所谓晋人高处,在得‘字之真态’者,就是这个意思。所谓‘唯观神采,不在形质’,也只有此帖足以当之。

   这是极难达到的境界,所谓‘化境’是也。‘通会之际,人书俱老’,指的正是这种境界。老,老辣,就在于一片至情,不见形质;而形质又在,却已是‘从心所欲不逾矩’。

   在中国书史上,达到这种境界的,几千年来,实不多见。其原因,并不在于晋人讲‘自然’,而是在于晋人‘情深’。只有老辣的书家,而又像右军书此帖一样,呼天抢地,痛不欲生时,这种‘佳境’才能偶一逢之。这是多么可贵啊!

   第四,此帖表现了由行入草的完整的过程。提笔写信,一上来,一霎时,情绪还比较平静,这就是前两行,这是行书;右军此帖,本来可能是要用行书写的。但开始不久,‘追惟酷甚’,情绪激动了,‘痛贯心肝,’情不自已,意不在字了,这时候,不惟已经忘却了字的妍丑,而且,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只剩下点画寥寥,一片草意,再也不能做行书了。--甚至写了四个错字,也不改了。

   这是一件难得的珍品,它生动地展示了一个完整的过程:一个老辣的书家,在写同一封信时,情不自禁,由行到草的过程。我多次讲过,中国一切书体中,只有草书,是最抒情的。并不是说,别的书体,就不能抒情,而是说,只有草书的抒情,才能达到真正的自由的化境。人们艳称行书的‘中和性’;其实,行书是做不到这一点的。不信,请看王右军,《丧乱帖》写了两行行书,为什么自然而然地变成了草书呢? --无病呻吟,不能做草;情不浓郁,也是写不出草书的。这个道理,在《丧乱帖》,又一次获得了证实。当然,右军所写,还是字字独立的草书,终其身,他是小写意。小写意犹且如此,何况大写意? 到大草再度兴起的盛唐时代,到张旭时代,那情形就更可观了,这只要看一看现存碑林的《断千文》与《肚痛帖》,便可了然。

   右军此书,达到这样高的境界,不是偶然的,这是他最有代表性的‘末年’之作。

   日本朋友考证,此帖作于永和十二年,这是不错的。我现在补充一些史料。

   右军的‘先墓’在甚么地方? ‘先’不是他父亲。他父亲的墓曾在临川,右军有一帖及之。此所谓‘先’,指他的祖父以上者。即从西汉王吉以下,至两晋王览以上者,‘先墓’所在,可能即《新唐书·宰相世系表》所云‘临沂都乡南仁里’者是也(参陈寅恪先生《天师道与滨海地域之关系》 ,见《金明馆业稿初编》,一九八○年上海古籍版,页一六至一九。) 。王吉以来,即家于是。这个推断,应当是不中不远的。

   ‘先墓’初‘离荼毒’,是什么时候? 只能说,是五胡乱华之际,即晋室渡江前后,那时,右军尚小,不可详考了。至于‘再离荼毒’遍翻晋史,战争祸及琅邪的,只有永和十二年那一次。《通鉴》曾详载此事云:

   (永和十二年)春,正月燕太原王(慕容)恪引兵济河,未至广固百余里,(东晋将)段龛帅众三万逆战。丙申,恪大破龛于淄水……龛脱走,还城固守,恪进军围之。

   (二月)燕太原王恪招抚段龛诸城。已丑龛所署徐州刺史阳都公王腾举众降,恪命腾以故职还屯阳都。 (胡注:段龛置徐州于琅邪阳都县。杜佑曰:汉阳都县故城在沂州沂水县南。)

   (八月)段龛遣其属段蕴来求救,诏徐州刺史荀羡将兵随温救之。羡至琅邪,惮燕兵之强不敢进。王腾寇鄄城,羡进攻阳都,会霖雨,城坏,获腾,斩之。

   (冬十月)燕大司马恪围段龛于广固,诸将请急攻之,恪曰:‘用兵之势,有宜缓者,有宜急者,不可不察。……要在取之,不必求功之速也! ’……于是为高墙深堑以守之。齐人争运粮以馈燕军。

   十一月,丙子,龛面缚出降。……恪抚安新民,悉定齐地,徙鲜卑,胡、羯三千余户于蓟。

   荀羡闻龛已败,退还下邳,留将军诸葛攸,高平太守刘庄将三千人守琅邪,参军谯国戴NFDD1等将二千人守泰山。(《通鉴》卷一百,页三一五二至三一五九。)

   这就是整个战役的简略经过。其中,两次提到琅邪--右军‘先墓’所在地,但都言而不详,似乎琅邪并没有陷于北人之手,难道右军的‘先墓’还是晋军发掘的吗?

   按:《晋书·荀羡传》载此事,有重要的不同,足破此惑。云:

   及慕容俊攻段龛于青州,诏使羡救之。俊将王腾、赵盘寇琅邪、鄄城,北境骚动。羡讨之,擒腾,盘并走。军次琅邪,而龛已没,羡退还下邳,留将军诸葛攸,高平太守刘庄等三千人守琅邪,参军戴NFDD1、萧辖二千人守泰山。(《晋书》册七,页一九八一。)

   ‘俊’自是‘恪’之误,不去说它。这里重要的不同是,《通鉴》只提到‘羡至琅邪’而‘王腾寇鄄城’而《荀羡传》则大书,‘王腾、赵盘寇琅邪、鄄城、北境骚动。’似乎,《通鉴》是精确了,但却有重要的遗漏:不仅不见‘赵盘’之名,而且把‘寇琅邪、鄄城、北境骚动’这一个重要的前提抹杀了。

   因此我们可以知道,右军在琅邪临沂的‘先墓’,是由燕军‘荼毒’的,而荀羡在斩了王腾之后,‘即修复’,也就顺理成章了。--总之,《丧乱帖》所写的,是永和十二年八月的事。现在总算弄清楚了。

   ‘先墓’被掘,不仅汉代,即使是‘礼玄双修’的东晋,这也是至苦至痛,不可容忍的。表现在《丧乱帖》中的一片哀呼,也就不难理解了。右军从玄学中吸取的,正是‘至情’流露这一点,玄学并没有淹没他。他‘末年’,总是这样,正像他自己所总结的:

   频有哀祸、悲摧切割,不能自胜,奈何奈何!省慰,增感。(《法书要录》卷十,《全晋文》页二十二至二十六。)

   这才是右军‘末年’的常调,所谓‘情深调合’的‘调’,正是这个,而不是别的, 这还不够明显吗? 比较起来, 《十七帖》,倒是有些变调的意味了,它与右军‘末年’的基‘调’,是不‘合’的。

   表现在《丧乱帖》里的呼天抢地的哀痛,难道有一点‘思虑通审、志气和平’的影子吗? 没有!绝对没有!因而,《丧乱帖》的审美特征,也不是所谓‘不激不厉’,而毋宁说,恰恰相反。孙过庭的观察,对于《十七帖》,或者稍合;而对以《丧乱帖》为基调的右军‘末年’书,却是‘风马牛不相及’了。

   有了《丧乱》,从今以后,大可以不必奉《兰亭》为神圣了。所谓‘《禊帖》又右军之至者’云者(柯九思《题兰亭独孤本》,见《柯九思史料》页五十。),自可作罢。

(原载《中国书法全集》第十八卷,荣宝斋出版社,一九九一年十一月第一版)

 

由王谢墓志的出土论到兰亭序的真伪(郭沫若)

一、王兴之夫妇墓志

   近年,在南京郊外及其近境出土了几种东晋时代的墓志。就中以《王兴之夫妇墓志》(图版伍)与《谢鲲墓志》(图一),最有史料价值。

   《王兴之夫妇墓志》(图四、五),以今年(1965年)一月十九日出土于南京新民门外人台山,一石两面刻字。一面的刻字是:

   君讳兴之,字稚陋。琅耶临沂都乡南仁里。征西大将军行参军,赣令。春秋卅一。咸康六年十月十八日卒。以七年七月廿六日葬于丹杨建康之白石,于先考散骑常侍、尚书左仆射、特进卫将军、都亭肃侯墓之左。故刻石为识,藏之于墓。

   长子闽之。女字稚容。

   次子嗣之,出养第二伯。

   次子咸之。

   次子预之。

   另一面的刻字是:

   命妇西河界休都乡吉迁里,宋氏名和之,字秦嬴,春秋卅五。永和四年十月三日卒。以其月廿二日,合葬于君柩之右。

   父哲,字世俊,使持节散骑常侍、都督秦梁二州诸军事、冠军将军、梁州刺史、野王公。

   弟延之,字兴祖。袭封野王公。

   兴之虽未着姓,南京市文物保管委员会的同志们考证为王彬之子,是确切不可易的。《晋书》卷七十六《王彬传》云:‘彬字世儒,……与兄 俱渡江。……豫讨华轶功,封都亭侯。……苏峻平后,改筑新宫,彬为大匠。以营创勋劳,赐爵关内侯,迁尚书右仆射。卒官,年五十九。赠特进卫将军,加散骑常侍,谥曰肃。长子彭之嗣,位至黄门郎。次彪之,最知名。’

   王彬是王正的第三子,其长兄为 ,次兄为旷。旷即王羲之的父亲。王氏的原籍是琅琊临沂,郡望既合,年代亦无不合。其他和石刻中所述有关‘先考’的爵位、官职、谥号,也都相符。

   晋成帝咸康六年为公元三四年,兴之年三十一岁,则当生于晋怀帝永嘉三年,公元三九年。东晋以三一七年成立,他是在童年时代,随着父兄南渡的。

   王彬之子除彭之、彪之外,据《世说新语·人名谱》,尚有一人名翘之,曾任光禄大夫。今又有兴之,足见王彬有子四人,而不是仅仅两人了。

   ‘征西大将军’应是庾亮。《晋书·庾亮传》:(成帝咸和九年公元334年) ‘陶侃薨,迁亮都督江、荆、豫、益、梁、雍六州诸军事,领江、荆、豫三州刺史,进号征西将军。’‘行参军’者,据《隋书·百官志》在左右卫、左右武卫、左右武侯各大将军之下都有行参军,是比较低级的属吏。左右卫、左右武侯各六人,左右武卫各八人。隋制盖因袭晋制。

   庾亮以咸康六年正月卒,先于王兴之之死半年以上。王兴之盖先为庾亮的行参军,后升为赣县县令。赣县在晋属江州南康郡。

   王羲之亦曾参庾亮军,是则兴之与羲之,不仅是从兄弟,而且还曾经共事。兴之小羲之三岁。有人拟议:《兴之夫妇墓志》,可能是王羲之所书。考虑到羲之与兴之的关系,更考虑到《兴之墓志》只书名而不着姓,显然是王家的亲人自己写的,王羲之为兴之夫妇写墓志的拟议,看来不是毫无根据的。

   然墓志中称谓是从写作者的身分出发,如称兴之为‘君’,称兴之妇为‘命妇’。《兴之墓志》中称王彬为‘先考’,可见写墓志的人是兴之的胞兄弟,即当于彭之、彪之、翘之三人中求之。三人中究为那一人虽无法断定,但墓志非王羲之所书则是可以断定的。

   当然, 先考的称谓, 有时只就墓主的身份而言。如北魏元诱妻薛伯徽墓志云:‘先考授以礼经’(见《汉魏南北朝墓志集释》图版一三八),又唐吕岩诜撰张轸墓志云:‘先考漪朝散大夫箸作郎’(见《八琼室金石补正》五十四卷29页),即其证。然在《兴之妇墓志》中,宋和之的亡父,却只称为‘父’而不称‘先考’,可见书属墓志者在称谓上是有所区别的。故《兴之墓志》中之‘先考’,不仅单就兴之而言,实表示书属墓志者与王彬亦有父子关系。

   建康即今之南京,在晋属丹阳郡。原名秣陵,汉献帝建安十六年所置。孙权改为建业。晋武帝时复为秣陵。太康三年分秣陵之水北为建业。后避愍帝讳,改称建康。

   《晋书·职官志》:‘散骑常侍,本秦官也。秦置散骑,又置中常侍。散骑,骑从乘舆车后。中常侍,得入禁中。……魏文帝黄初初置散骑,合之,于中司掌规谏,不典事。……至晋不改,及元康中,惠帝始以宦者董猛为中常侍,后遂止,常为显职。’

   ‘仆射,服秩印绶与〔尚书〕令同。案汉本置一人,至汉献帝建安四年,以执金吾荣邰为尚书左仆射。仆射分置左右,盖自此始。经魏至晋迄于江左,省置无恒。置二,则为左右仆射。或不两置,但曰尚书仆射。〔尚书〕令缺,则左为省主。若左右并缺,则置尚书仆射以主左事。’

   又‘特进,汉官也。二汉及魏晋以加官从本官车服,无吏卒。’看来是官上加官的意思。卫将军有左右,职位颇高。

   根据《晋书·王彬传》的叙述看来,王彬是以尚书左仆射为本官,特进卫将军和散骑常侍都是死后的官上加官。王彬的地位在当时是相当显要的。

   ‘长子闽之。女字稚容’。

   ‘次子嗣之,出养第二伯’。关于‘第二伯’的问题,南京文管会的同志们有独到的见解。他们注意到《世说新语·轻诋篇》中的一项重要资料。‘王右军在南,丞相(王导)与书,每叹子侄不令。云:虎豚、虎犊,还其所如(还象个样子)。’此下注云:

   ‘虎豚,王彭之小字也。《王氏谱》曰:彭之字安寿,琅琊人。祖正,尚书郎。父彬,卫将军。彭之,仕至黄门郎。

   虎犊, 彪之小字也。 彪之字叔虎,彭之第三弟。年二十而头须皓白。时人谓之“王白须”。少有局干之称。累迁至左光禄大夫。’

   文管会来函云:‘考注中彪之为彭之第三弟,又字叔虎,如版本无误,彭之尚有一第二弟。抑即翘之,或另有其人,早卒或无后,故以嗣之过继。’这说法是正确的。版本可无问题,日本金泽文库藏宋本、四库丛刊影印明本均作‘第三弟’。我意,翘之当即第二弟,兴之则是第四。此可补《晋书·王彬传》的简略。又王彪之长兴之五岁,活到孝武帝太元二年(公元三七七年),年七十三,后于兴之之死三十七年。他有两个儿子,曰越之,曰临之(见《晋书·本传》)。

   王兴之的岳父宋哲,名见《晋书·元帝纪》:‘建武元年(公元三一七)春二月辛巳,平东将军宋哲至。’他是来传达晋愍帝遗诏,要当时的琅琊王司马睿即帝位的。所以宋哲是所谓辅命之臣。晋时的将军本分四级,曰征,曰镇,曰安,曰平;东西南北都有。宋哲当时为平东将军,可见是第四级。后来升了官,晋封公爵,但《晋书》中无传。其子宋延之亦无传。

   《晋书·职官志》云:‘魏文帝黄初三年,始置都督诸州军事,或领刺史。……及晋受禅,都督诸军为上,监诸军次之,督诸军为下。使持节为上,持节次之,假节为下。使持节,得杀二千石以下。持节,杀无官位人;若军事,得与使持节同。假节,唯军事得杀犯军令者。江左以来,都督中外尤重,唯王导等权重者乃居之。’今考宋哲以‘使持节’冠于中外诸官职之上,其权重殆几乎和王导相等。《晋书》何以不为立传?殊觉可异。

二、谢鲲墓志

   谢鲲墓志(图二),以一九六四年九月十日,出土于南京中华门外戚家山残墓中。文凡四行,横腰被推土机挖去数字,但大抵可以意补。其文如下:

   晋故豫章内史,陈〔国〕阳夏,谢鲲幼舆,以泰宁元年十一月廿〔八〕亡,假葬建康县石子岗,在阳大家墓东北〔四〕丈。妻中山刘氏,息尚仁祖,女真石。弟褒幼儒,弟广幼临。旧墓在荧阳。

   谢鲲, 石刻作谢NFDDB,鲲字变从角作,乃讹字。鳏字亦有从角作者。碑刻中这样偏旁讹误字多见,如竹头变作草头,示旁变作禾旁,双人旁与单人旁互易,日字旁与目字旁互易, 等等, 举不胜举。谢鲲是东晋初年的名士。《晋书》卷四十九《谢鲲传》云:‘谢鲲字幼舆,陈国阳夏人也。……鲲少知名,通简,有高识,不修威仪。好老、易,能歌,善鼓琴。……避地于豫章。……以讨杜功,封咸亭侯。’大将军王敦要背叛当时的朝廷时,他曾经婉谏。

   其后,谢鲲赴豫章郡太守任。史称其‘莅政清肃,百姓爱之。寻卒官,时年四十三。……追赠太常,谥曰康。’

   他是王衍的四友之一。《晋书·王澄传》‘时王敦、谢鲲、庾 、阮修,皆为衍所亲善,号为四友。’

   其子谢尚及从子谢安等《晋书》中均有传。

   《谢尚传》:‘谢尚字仁祖,豫章太守〔谢〕鲲之子也。……十余岁遭父忧。’

   《谢安传》:‘谢安字安石,尚从弟也。父裒,太常卿。’此《晋书》中之裒,即石刻中之褒。

   《晋书》 称‘豫章太守’ ,《世说新语》及刘孝标注所引《晋阳秋》也同样称‘豫章太守’,但石刻则作‘豫章内史’。考《晋书·职官志》:‘诸王国以内史掌太守之任’。又云‘王,改太守为内史’。太守与内史,职权相同,只是名称上有点差别而已。但豫章郡不属于王国,而太守却也可以称为内史,可见到了东晋,连这点称谓上的小差别都在无形中消失了。

   《世说新语·人名谱》中有《陈国阳夏谢氏谱》,谢鲲列于第二世,其弟有裒而无广。关于谢裒的叙述如下:

   ‘裒,衡子,字幼儒。太常卿,吏部尚书。’

   据石刻,谢鲲‘以太宁元年(公元三二三年)十一月廿八亡’,逆推四十三年,可知鲲生于晋武帝太康元年(公元二八年)。他是西晋初年的人,经历了永嘉南渡,而属于所谓‘渡江名士’之流。

   太宁元年在南渡后仅仅七年, 当时的名士们不用说是还想恢复中原的。 有名的‘新亭对泣’的故事,值得在这儿引用一下:

   过江诸人,每至美日,辄相邀新亭,借卉饮宴。周侯(NFDB4) 中坐而叹曰:‘风景不殊,正自有山河之异。’皆相视流泪。唯王丞相(导)愀然变色曰:‘当共戮力王室,克复神州,何至作楚囚相对?’(《世说新语·言语篇》)

   这很鲜明地表达了‘渡江名士’们的心境。这同一心境,在这《谢鲲墓志》里也表达出来了。所谓‘假葬建康县石子冈’,所谓‘旧墓在荧阳’,都是没有忘记还要‘克复神州’的。南宋陆游辞世时的诗句,有‘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毋忘告乃翁’之语,这同样的遗憾,尽管谢鲲如何旷达,恐怕在弥留时也在脑子里面萦回过的。暂时埋在南方,将来还要归葬于‘旧墓’。这个希望虽然落了空,但《墓志》却在今天重见天日,这在谢鲲倒是意想不到的幸运了。

   ‘石子岗’见《三国志·吴志·诸葛恪传》,言‘建业南有长陵,名曰石子岗。葬者依焉’。《世说新语·言语篇》‘高座道人不作汉语’条下刘孝标注引《塔寺记》:‘尸黎密(西域人),冢曰高座,在石子岗,常行头陀。卒于梅冈,即葬焉。’又《陈书·任忠传》,‘隋将韩擒虎自新林进军,忠乃率数骑,往石子冈降之,仍引擒虎军共入南掖门。’

   ‘阳大家’ 即阳大姑, 古音家与姑通。《尔雅·释亲》‘父之姊妹为姑’。准《兴之墓志》称:‘葬于先考墓之左’,又准同时代的颜含后人之墓集中埋葬于南京老虎山南麓(详见下),可以推定此人可能是谢鲲之姐,南渡后死于江左。有的同志不同意这个意见,认为‘阳大家’非谢氏族人,乃原葬在石子岗者,证据是《世说新语·伤逝篇》有卫以永嘉六年丧的记载,注云:‘永嘉流人名曰,以六年六月廿日亡,葬南昌城许徵墓东。’

   今案许徵与卫的关系,注中并未说明。在我看来,两人可能非亲即友。朋友,在旧时是五伦之一,并不是毫无关系的。但‘阳大家’究竟是否谢鲲之姐,我只说是‘可能’,并未断定。希望‘阳大家’之墓将来也有被发现的一天。

   谢鲲的妻是‘中山刘氏’,可能和刘琨有些瓜葛。《晋书·刘琨传》:‘刘琨字越石,中山魏昌人,汉中山静王胜之后也。’

   谢鲲有子二人,长子早没。次子即谢尚。《晋书·谢尚传》称:尚‘七岁丧兄,哀痛过礼,亲戚异之。’‘善音乐,博综众艺。’‘袭父爵咸亭侯。’‘永和中,拜

尚书仆射,出为都督江西、淮南诸军事,前将军、豫州刺史、给事中、仆射如故,镇历阳,加都督豫州、扬州之五郡军事,在任有政绩。’后留京师,署仆射事。‘寻进号镇西将军,镇寿阳。’‘升平初,又进都督豫、冀、幽、并四州’诸军事。病卒,年五十,无子。史称东晋有钟石之乐是由谢尚创始的。

   谢裒有六子,奕、据、安、万、石、铁;安最有名。孝武帝太元八年 (公元三八三年) 前秦苻坚进攻东晋,号称百万之众。谢安被任为征讨大都督。后击败苻坚于肥水,这是历史上有名的肥水之战。战胜后,谢安‘以总统功进拜太保’。继复自请北征,遂进都督扬、江、荆、司、豫、徐、NFDDC、青、冀、幽、并、宁、益、雍、梁十五州军事,加黄钺。真是显赫无比了。但他的北伐并没有成功。卒时年六十六。

三、由墓志说到书法

   一九五八年,在南京挹江门外老虎山南麓,发掘过四座东晋墓,都是颜姓一家的。(详见《考古》一九五九年六期《南京老虎山晋墓》。)其中一号墓出土了一种砖刻的墓志,其文为:

   ‘琅耶颜谦妇刘氏,年三十四。以晋永和元年七月廿日亡,九月葬。’(图三)

  颜谦见《晋书·颜含传》 , 他是颜含的第二子。颜含被列入《孝友传》中,是‘琅耶莘(县)人’,为人厌恶浮伪,不信卜筮,反对权豪。虽官至右光禄大夫,而生活朴素,为世所重。‘致仕二十余年,年九十三卒,遗命素棺薄敛’。这样的人,在崇尚浮华的东晋当年,是别具风格的。

   颜含有三个儿子,长子名髦,次子名谦,第三子名约。据说三人‘并有声誉’。

长子做过黄门郎,侍中和光禄大夫。次子颜谦官至安成太守,安成郡在今江西新喻和湖南萍乡一带。第三子做过零陵太守。老虎山三号晋墓出土了一个石章,曰‘零陵太守章’,那便是颜约的官章了。

   老虎山二号晋墓中出铜章一,六面刻字,乃颜NFDDD字文和之墓。NFDDD乃约之子,见《金陵通传》。四号墓中亦出一铜印,形制全同,也六面刻字,乃颜镇之之墓。镇之无可考,与NFDDD殆属于兄弟行。

   晋人喜以砚殉葬,颜家四墓中共出砚六枚,陶砚四,瓷砚、石砚各一。并有墨出土,经化验,其中有的成分与现代墨同,是值得注意的。

   颜谦妇刘氏墓出土物中有一陶砚,灰色,圆形,三足。考晋初左太冲之妹左,(《左墓志》 早年出土,文献上误为芬,芬乃左太冲长女名,见《左墓志》,不可混。) 是有名的才女;谢安的侄女,王羲之的媳妇、王凝之之妻谢道韫,同样有才名;王羲之向她学过书法的卫夫人茂猗更是有名的书家;可见当时的妇女很留心翰墨。

   此外在镇江市东郊还出土了一种《刘 墓志》 (详见《考古》一九六四年第五期《镇江市东晋刘 墓的清理》) 。一九六二年十二月,镇江市砖瓦厂在市南郊取土,发现了一座古墓。一九六三年二月,市博物馆进行发掘,出土瓷器十数件,三足青瓷砚一件,三足黑陶砚一件,砖刻墓志两方。墓志砖面涂以黑漆,甚坚实。正反两面均刻字,两砖文字相同。其文为:

   ‘东海郡郯县都乡容丘里刘 ,年廿九,字彦成。晋故升平元年十二月七日亡。’(图六、七)   升平元年是晋穆帝即位后第十三年。旧历既届十二月,在公元则当为三五八年。刘 事迹,不详。

   以上几种墓志的年代先后,列表如下:

   谢鲲墓志晋明帝太宁元年公元三二三年

   兴之墓志晋成帝咸康七年公元三四一年

   颜刘氏墓志晋穆帝永和元年公元三四五年

   兴之妇墓志晋穆帝永和四年公元三四八年

   刘 墓志晋穆帝升平元年公元三五八年

   五种墓志只是三十五年间的东西。以《兴之夫妇墓志》来说,二人之死虽然相隔了八年,但墓志是一个人写的。在这儿却提出了一个书法上的问题,那就是在东晋初年的三十几年间,就这些墓志看来,基本上还是隶书的体段,和北朝的碑刻一致,只有《颜刘氏墓志》中有些字有后来的楷书笔意。这对于传世东晋字帖,特别是王羲之所书《兰亭序》,提出了一个很大的疑问。

   王羲之和王兴之是兄弟辈,他和谢尚、谢安也是亲密的朋友,而《兰亭序》写作于‘永和九年’,后于王兴之妇宋和之之死仅五年,后于颜刘氏之死仅八年,而文字的体段却相隔天渊。《兰亭序》的笔法,和唐以后的楷法是一致的,把两汉以来的隶书笔意失掉了。

   旧说王羲之以三十三岁时写《兰亭序》,其实‘永和九年’时王羲之已四十七岁(据清人鲁一同《右军年谱》)。这可作为旧说不尽可靠的一个旁证。王羲之自来被奉为‘书圣’,《兰亭序》被认为法帖第一。但《兰亭序》的笔法和北朝碑刻悬异,早就有人怀疑。固守传统意见的人,认为南朝与北朝的风习不同,故书法亦有悬异。后来知道和南朝的碑刻也大有径庭,于是又有人说,碑刻和尺牍之类的性质不同,一趋凝重,一偏潇洒,也不能相提并论。因此,书家中分为南派与北派,或者帖学派与碑学派,问题悬而未决。

   其实存世晋陆机《平复帖》墨迹与前凉李柏的《书疏稿》,都是行草书;一南一北,极相类似。还有南朝和北朝的写经字体,两者也都富有隶书笔意。这些都和《兰亭序》书法大有时代性的悬隔。碑刻与尺牍的对立,北派与南派的对立,都是不能成立的。现在由于上述几种南朝墓志的出土,与王羲之的年代是相同的,就中如《颜刘氏墓志》还带有行书的味道,而书法也相悬隔。东晋字帖,特别是《兰亭序》的可靠性问题,便不能不重新提出来了。

   东晋字帖的种类相当多,没有工夫一件一件地加以论列,我现在只想就《兰亭序》的可靠性来叙述我的见解。

四、《兰亭序》的真伪

   《兰亭序》不仅从书法上来讲有问题,就是从文章上来讲也有问题。

   首先有人注意到《兰亭序》一文为梁昭明太子萧统的《文选》所未收入。因而有人推论到所以未被收入的原因。《兰亭考》卷七引陈谦说:‘近世论《兰亭叙》,感事兴?A NAME='1'>程敉乘蝗 !灿腥怂凳且蛭独纪ぁ肺淖钟杏锊。缭啤炖势濉?自是秋景,以此不入《选》(陈虚中说)。又如‘丝竹管弦’亦重复(丝竹即管弦),故不入《选》(陈正敏说)。以上二陈说见《兰亭考》卷八引《山樵夜话》。但也有人为‘天朗气清’辩护的,以为‘季春乃清明之节,朗亦明也,于义未病’。(《兰亭考》卷八引王得臣《NF7E6史》所引或说,王得臣本人却是同意二陈说的。)   这些怀疑和解说,不能说没有见地,但没有接触到问题的核心。事实上《兰亭序》这篇文章根本就是依托的! 这到清朝末年的光绪十五年(公元1889年)才被广东顺德人李文田点破了。他的说法见汪中旧藏《定武兰亭》后的跋文。汪中藏本后归端方收藏,李的跋文就是应端方之请而写的。他的议论颇精辟,虽然距今已七十五年,我自己是最近才知道有这篇文章的。我现在率性把李文田的跋文整抄在下边。

   唐人称《兰亭》自刘NFDA7《隋唐嘉话》始矣。嗣此,何延之撰《兰亭记》,述萧翼赚《兰亭》事,如目睹。今此记在《太平广记》中。第鄙意以为:《定武石刻》未必晋人书,以今所见晋碑,皆未能有此一种笔意;此南朝梁陈以后之迹也。按《世说新语·企羡篇》刘孝标注引王右军此文,称曰《临河序》,今无其题目,则唐以后所见之《兰亭》,非梁以前《兰亭》也。可疑一也。《世说》云人以右军《兰亭》拟石季伦《金谷》,右军甚有欣色。是序文本拟《金谷序》也。今考《金谷序》文甚短,与《世说》注所引《临河序》篇幅相应。而《定武本》自‘夫人之相与’以下多无数字。此必隋唐间人知晋人喜述老庄而妄增之。不知其与《金谷序》不相合也。可疑二也。即谓《世说》注所引或经删节,原不能比照右军文集之详,然‘录其所述’之下,《世说》注多四十二(? )字。注家有删节右军文集之理,无增添右军文集之理。此又其与右军本集不相应之一确证也。可疑三也。有此三疑,则梁以前之《兰亭》与唐以后之《兰亭》,文尚难信,何有于字!且古称右军善书,曰“龙跳天门,虎卧凤阙”,曰“银?A NAME='2'>程保适牢抻揖樵蛞眩痘蛴兄仄溆搿鹅啾ψ印贰ⅰ鹅嗔铡?相近而后可。以东晋前书,与汉魏隶书相似。时代为之,不得作梁陈以后体也。然则

《定武》虽佳,盖足以与昭陵诸碑伯仲而已,隋唐间之佳书,不必右军笔也。往读汪容甫先生《述学》有此帖跋语,今始见此帖,亦足以惊心动魄。然予跋足以助赵文学之论,惜诸君不见我也。

   这跋文的临末处所说的‘赵文学’是赵魏,其说见汪中跋文之一。

   吾友赵文学魏、江编修德量,皆深于金石之学。文学语编修云:南北朝至初唐,碑刻之存于世者往往有隶书遗意。至开元以后始纯乎今体。右军虽变隶书,不应古法尽亡。今行世诸刻,若非唐人临本,则传摹失真也。

   赵魏是乾隆年间人,比李文田要早一百年左右,他的见解和李的意见比起来是有些距离的。赵只是从书法上立论,而疑是‘唐人临本’,或‘传摹失真’,李则根本否定了《兰亭序》这篇文章,真正是如他所说的‘文尚难信,何有于字’了。

   最近也还有人不相信李文田的说法。有人说:王羲之写《兰亭序》,在书法上不妨发挥他的独创性。又有人说:篆书和隶书是有传统历史的官书,王羲之所写的行书和真书是当时的新体字,还不能‘登大雅之堂’,直到唐初才被公认,才见于碑刻;南北朝人写经字体之有隶意者,也含有郑重其事之意。这些说法,首先是肯定着《兰亭序》是王羲之的文章,在这个前提之下,对于《兰亭序》的书法加以辩护的。因此,我认为还有必要进一步来研究这个前提:《兰亭序》这篇文章,到底是真是伪。

五、依托说的补充证据

   为了把问题叙述得明白易晓起见,我现在把王羲之的《临河序》和传世《兰亭序》,比并着写在下边。

《临河序》

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禊事也。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此地有崇山峻领,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是日也,天朗气清,惠风和畅。娱目骋怀,信可乐也。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矣。

《兰亭序》

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禊事也。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此地有崇山峻领,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是日也,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所以游目骋怀,足以

极视听之娱,信可乐也。故列叙时人,录其所述。右将军司马太原孙丞公等二十六人,赋诗如左。前余姚令会稽谢胜等十五人,不能赋诗,罚酒各三斗。夫人之相与俯仰一世,或取诸怀抱,悟言一室之内,或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虽趣舍万殊,静躁不同,当其欣于所遇,暂得于己,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将至。及其所之既倦,情随事迁,感慨系之矣。向之所欣,俯仰之间,以为陈迹,犹不能不以之兴怀。况修短随化,终期于尽。古人云,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 每揽昔人兴感之由,若合一契,未尝不临文嗟悼,不能喻之于怀。固知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后之视今,亦由今之视昔,悲夫!故列叙时人,录其所述。虽世殊事异,所以兴怀。其致一也。后之揽者亦将有感于斯文。

    这样一对照着看,很明显地可以看出:《兰亭序》是在《临河序》的基础之上加以删改、移易、扩大而成的。‘天朗气清’与‘丝竹管弦’为《临河序》所固有。暮春时节,偶有一天‘天朗气清’是说得过去的。‘丝竹管弦’连文见《汉书·张禹传》,‘禹性习知音声,……身居大第,后堂理丝竹管弦’。 (《兰亭考》卷八引《山樵夜话》。)可见王羲之亦有所本。至于《兰亭序》所增添的‘夫人之相与’以下一大段,一百六十七字,实在是大有问题。王羲之是和他的朋友子侄等于三月三日游春,大家高高兴兴地在饮酒赋诗。诗做成了的,有十一个人做了两篇,有十五个人做了一篇;有十六个人没有做成。凡所做的诗都留存下来了。唐代大书家柳公权还书写了一通,墨迹于今犹存。在这些诗中只有颖川庾蕴的一首五言四句有点消极的意味,他的诗是:‘仰怀虚舟说,俯叹世上宾。朝荣虽云乐,多毙理自因。’虽消极而颇达观。但其他二十五人的诗都是乐观的,一点也没有悲观的气息。我只把王羲之的两首抄在下边。

网摘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